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麦源】男朋友家里是黑道怎么办

麦克雷艰难的见家长之路,谐向
原梗来自那个"女朋友家里是黑道"的视频

"你家里人是什么样的呢?"

飞机上麦克雷第十次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源氏忍无可忍地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

"我不是说了吗?都是很普通的人,我妈妈去世的早,而我爸脾气很好的,不用担心。"

麦克雷喝了一口咖啡,这已经是他为了压惊喝的第三杯咖啡了,唇齿间残留的苦味让他确信自己今夜会无法入睡——虽然更多的是因为见家长的焦虑而不是咖啡因。

"就是我哥可能会有点凶,不过你别看他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其实人很好的!"

"你这样说我更慌了。"麦克雷放下杯子的动作太大,差点打翻了咖啡,"不知怎么的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不祥的预感在他们下飞机并且被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上一辆豪华轿车时不断上升,等到车子停在一栋看上去有四位数历史,与其说是豪宅不如说是庄园的建筑物前时,麦克雷几乎要拒绝踏出车门。

"你为什么从来没和我说你家是天皇的亲戚!"

"别傻了我们不是。"

"而你连叫个披萨都不舍得要双层芝士!"

"你到底出不出来啊!"

厚重的木质大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飘扬在春日阳光里的粉色樱花,然而麦克雷无暇欣赏眼前的美景,因为树下还站着一排穿着一模一样黑西装的男人,见到源氏立刻齐刷刷地鞠躬九十度,用气壮山河的语气喊了一句日语:"お帰りなさい、ぼっちゃん!"

"他们在说什么啊?"麦克雷无比后悔自己在追到源氏后就把一次都没看过的日语书丢进了柜子深处。

"没事啦就是欢迎回家的礼仪,"源氏用特别诚恳的语气说,"我们日本人都这样。"

麦克雷对这句话的可信度存疑。

他们被领进一间和室,陈列架上摆着看上去很有年头的盔甲和武士刀,墙上要是平常麦克雷会很有兴趣地欣赏一番,但是现在他完全没有那种心情,纸拉门被拉上的声音都快把他吓得从坐垫上跳起来。

"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说了啊,是很普通的……"

"普通人家里不会养着几百个仆人还住在天皇的宫殿里。"

"他们不是我们家的仆人!这只是我家的祖宅啊。"

"你们家是贵族吗?"

"不是啊!只是那种,嗯,为附近的乡亲提供保护然后收取一些报酬……"

"不敢相信,"麦克雷把脑袋重重地磕在桌子上,"我居然上了这么可怕的人的儿子。"

纸拉门再度被拉开的声音在麦克雷听来就如同死刑的枪声,一位头发花白但身体健壮的长发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穿西装带墨镜,肌肉块从衬衫里凸出来的壮汉。

麦克雷被源氏扯了一下袖子才想起来鞠躬,站起来时因为不习惯跪坐的姿势而双腿发麻差点摔倒,而源氏父亲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日语。

"他在向你问好。"源氏为麦克雷翻译道,又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让他不要再傻站着快点坐下来。

"这小子连日语都不会说吗!"身后的一名壮汉愤怒地说道,而听不懂的麦克雷被他的音量和语气吓了一跳。

"注意礼貌!"源氏的父亲批评道,那名男子立刻道着歉退到后面去了。

完全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的麦克雷只能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接下来的对话的气氛也十分诡异,源氏的父亲一直面无表情,看不出满意或者不满,而麦克雷一直挂着僵硬的微笑,即使一句日语都听不懂还是连连点头,而源氏则忙于翻译,并且把麦克雷紧张中口不择言说错的话加以美化。

源氏偷偷在桌子下摸了一把男友的手,发现他的手心全是汗。

"我爸问你是干什么的。"

麦克雷支支吾吾地组织了半天语言,"我……呃……与农业相关的,我父亲有一个农场,我协助他管理那里,可以算是……畜牧业的……呃,规划人员。"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源氏投出求救的眼神,希望他能帮自己把话圆回来。

然而源氏根本没有领会到他的绝望,反而拍着大腿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什么是畜牧业的规划人员哈哈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源氏直截了当(而又冷酷无情地)和他父亲说:"他是个牛仔。"

"牛仔……具体是什么样的工作呢?这样说太抽象了想直观的感受一下。"

源氏拍了拍麦克雷的肩膀:"我爸让你展示一下。"

"可是这里没有马也没有牛啊!"

"没事我可以配合你。"

"你要我在你爸面前表演骑他儿子吗!"

麦克雷决定不要再和自家男友争论这个问题,毕竟接下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他是否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呃,首先要骑着马驱赶牛群,如果有离队的就这样大叫着把它赶回来……"

麦克雷徒劳的挥舞着假想中的绳索,吆喝的声音在死寂的房间里回荡。

"这算什么啊!"那个手下再次情绪激动地斥责道。

"注意礼貌你这混蛋!"源氏的父亲对手下大喝道。

我可能要被灌上水泥沉入东京湾了,一句话都听不懂的麦克雷绝望地想。

"可以,做的很棒!"源氏对他眨眨眼,比了个大拇指。

麦克雷忐忑不安地坐了回去,还没等心跳平复,源氏的父亲忽然刷地拔出了腰间的刀。

"别怕!他只是想向你展示一下爱刀而已!"源氏眼疾手快地制止了麦克雷本能的逃离反应。

"这个是鲨鱼皮制成的……"就在源氏父亲拿着那柄凶器在麦克雷鼻子底下晃来晃去的同时,麦克雷的眼角捕捉到一丝动静,他望向窗外,看见对面的屋顶上站着一个人影,还没等他看清楚又消失了。

"喂,你家的屋顶上是不是站着一个人?"麦克雷小声问道。

"大概是亲戚家的小孩吧。"源氏满不在乎地说,好像有人徒手爬上三层楼高的屋顶是他们家稀松平常的事情。

麦克雷再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那是一个袒胸露乳的中年男人,正眼神凶恶地盯着这个屋里的人。

"我说,院子里的那个人真的没问题吗?不是刺客吗?"

"哪里有刺客?没事的我家很安全的,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而就在下一秒,那个半裸男人举起了一张弓,闪着寒光的箭头直直指向屋里。

麦克雷凭借他在牧场里锻炼出的迅速反应能力一把扑倒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源氏,虽然源氏的脑袋撞在桌角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抱成一团滚到墙角后他又想起了什么,艰难爬起身来冲到源氏父亲的身边,把他往安全的地方拉。

下一秒,房间的拉门被打开,那个刺客面色不善地站在门前,手里还捏着凶器,而麦克雷张开双臂挡在他和自己男朋友面前,大有一副你敢过来我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可以了。"源氏的父亲第一次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点了点头。

"你在搞什么啊哥?"源氏揉着额头,一头雾水地问道。

——————————————————————

"为什么要搞这种无聊的考验,"源氏愤怒地说,"你们是不信任我的判断吗。"

"总是需要确保万无一失。"那个刺客——源氏的哥哥板着脸,用英语回答道。

"可是你把我男朋友吓坏了。"

"没事的,"麦克雷捏了捏源氏的手,"总之幸好这些只是考验而已,你没有生命危险,你家也不是黑道,真是太好了。"

"什么?"源氏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别傻了,我家当然是黑道啊。"

end

评论(23)
热度(373)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