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忙于拯救艾泽拉斯无暇产粮
一个正直的furry控

Step by Step (麦源) (上)

麦源ABO生子,my sweetie的后续,1000tag达成恭喜!

1

安吉拉简直想把体检报告甩到前这两张目瞪口呆的蠢脸上(准确来说,她看不见源氏的表情,但是多年的相处让她清楚面甲之下源氏肯定是一脸呆滞)。她又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彩色成像,一团小小的,刚成型的胎儿浮动在温暖的液体之中。接着她揉了揉眉心,说:“我是怎么和你们说有关安全措施的问题的?”

2

作为一对绑定的Alpha和Omega,他们的生活在守望先锋重组一年半之后总算是步入了正轨——或者说,以牛仔和忍者的标准来说的正轨。没有满世界奔波只在发情期约在廉价旅馆里仓促解决的性爱,没有动辄几个月的失联只能从社会新闻中揣摩对方的踪迹,也没有身负重伤在濒死之际靠着与对方的通话维持神志。尽管干得还是枪林弹雨刀口舔血的工作,但是至少他们大多数时间都能在同一张床上(或者是同一块地板上)入眠,在难得的假期里窝在沙发里看垃圾电影,他们甚至还会定期做爱。

然后就在这时,命运又不由分说地拐了个弯,这份大礼把他俩砸得都发懵。

毕竟,作为一个全身大部分机械化,连信息素都淡薄到难以察觉的Omega,源氏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子宫还保有它原来的功能。

而作为一个漂泊半生,最终在一个机械忍者身上找到归宿的Alpha,麦克雷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和"父亲"这个头衔扯上关系。生活真是充满惊喜,想当初他向源氏表白的时候,还做好了从此没有性生活的觉悟呢。

"我应该恭喜你们创造了医学界的奇迹。"齐格勒敲着她的电子屏,语气颇像孩子闯祸的家长,"不过我想你们还没这个心情。"尽管她的岁数其实和他们并差不了多少,可是安吉拉总是像一个守护天使一样用她毛蓬蓬的翅膀护着他们这一小群人,并用她的睿智与包容为他们解决上到缺胳膊少腿下到性生活不和谐的一切问题,上帝保佑齐格勒和她高超的医术吧。

3

麦克雷回过神来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会不会影响到源氏的健康。”

毕竟,尽管源氏的身体能经受住枪林弹雨,可是孕育一个生命带来的负担是来自内部的。

源氏微微歪了下头,向着麦克雷的方向贴近了一点。

安吉拉叹了口气:“要让胎儿在母体内成长是不可能的,改造体承受不住,如果想要孩子和母体都存活下来,需要人工把胚胎取出来放在培养舱里培育。”她的视线直直盯着面前的两个人,“人工孕育的技术早就成熟了,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风险。问题是——你们打算留下这个孩子吗?”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无论是取人性命或者救人一命的事情,麦克雷和源氏都没少做过,可是这又是完全不同的艰巨任务——完完全全负担起一条小生命,呵护他或者她的成长,阻挡外界的危险,教授正直,良善和爱。这一切连他们自己都未曾从父母那儿得到,而是靠几十年的痛苦挣扎,跌跌撞撞地摸索到的,而现在,忽然要将这个重担交于两个从未想过当父亲的人身上,换谁都会犹豫一下。

“我想你们需要单独讨论下。”安吉拉把电子屏关掉,“手术文件和其他资料我会发到你们的终端。明天这个时候再告知我你们的决定吧。”

两人无声地点了点头,麦克雷把手压在帽檐上做了个道别的手势,就在他们迈出门的时候,安吉拉又叫住了他们:“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做出负责任的决定,但作为一个医生我必须得提醒你们,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你们再有孩子的可能性是很小的,所以慎重决定,我尊重你们做出的任何选择。”

4

走出医疗室的时候麦克雷还双脚发软,如同踩在棉花上,就连当初被守望先锋抓住面临无期徒刑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紧张。身边的源氏轻轻扯了下他的衣袖,金属手指蹭了蹭他的手背。这是他紧张时下意识的动作。

“我们……”

“所以……”两人同时开口,然后同时闭上了嘴。

“你先说吧。”又是异口同声。

麦克雷盯着那道看不出表情的绿光灯看了好一会儿,转开视线,掀了牛仔帽,把额前的碎发撩到脑后去,“呃……”

源氏微微低了头,像是在研究地面上有几道划痕似的,手指攥紧了牛仔的袖口。

“能留下来吗。”

“我们留下他吧。”

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随即两人猛地转过头来直视彼此。

“你确定吗?”源氏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父亲。”

“说老实话,我不比你更有把握,你看,我们俩的家庭关系都是一团糟。”麦克雷笑了一下,他舔了舔唇角,然后发现自己因为医疗室禁烟而没有带雪茄。“但是我觉得我们必须得……试一试。”

“这种事可不是能够拿来试一试的。”

“我知道。”牛仔反手握住了一直在自己袖口边徘徊的金属手指,“可是我也知道这次错过了我们都会后悔。”

“那就……这么决定了吗。”机械忍者轻柔地回握,牛仔的掌心有一层薄薄的汗,而他知道即使是在战场上,那只握枪的手都不会因为紧张而出汗。

“嗯。”

5

源氏从昏睡中醒过来,看见麦克雷靠在床边一架扶手椅上,用终端浏览着什么。

“醒了吗?”麦克雷看见他的动作,放下手上的东西凑上前来,用按钮把床升起来一点,好让源氏能够坐起。“手术顺利,孩子也很好。”没等源氏出声,他就解答了他未出口的问题。

源氏忍不住笑出了声,实在不能怪他,这种对话太像医生和等在产房外的父亲说的话了,虽然现实状况与那也差不多。

麦克雷也笑了出来,他把终端转过来:“要看照片吗?”

源氏盯着那个红乎乎的玩意儿看了好一会儿,“那可真……难看。”

麦克雷笑得更厉害了。

“是真的很难看。 ”源氏带着笑说道,"我之前只在教科书上看到过。"

“真让我伤心,这可是你的儿子。”

“也是你的儿子,你看他长得多像你。”

TBC

评论(10)
热度(145)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