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忙于拯救艾泽拉斯无暇产粮
一个正直的furry控

Watch Out (麦源,侠盗AU)

怪客麦X贝都因源,雌雄大盗AU(不是),一部分情节来自《假如明天来临》

“我敢说,先生,如果您把这撮滑稽的假胡子摘了,一定会让您更受欢迎。”女人抚摸着怀中柯基犬的脑袋,带着调笑的意味说。

“这可真让我伤心,不过侠盗可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啊。”穿着蓝色的夸张礼服,带着宽檐帽的男人比面前的女士高上一大截,宽大的披肩盖在结实的肩膀上,一副面罩遮去了大半面容,只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一撮带卷儿的假胡子黏在他的上唇,这幅侠盗的打扮在变装舞会上奇装异服的人们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突兀之处。麦克雷轻轻把一个吻落在女士戴蕾丝手套的手背上,穿着高衩长裙的女人声笑了起来,她手中抱着的柯基犬呜咽一声,被紧紧摁在饱满胸口的毛茸茸身体又向下滑动了一点。

“小家伙,你可要当心点。”麦克雷开玩笑似的握了握它短短的小爪子。

女人把狗狗肥胖的身体向上托了托,半是抱怨地说:“没办法,她正在发情期,整天都不安分。”

“我能理解,”麦克雷的笑声低沉,“不瞒您说,我也养了一只小动物,他生气时候的爪子可真是厉害!但是只要他歪着脑袋,蹭蹭你的肩膀,你就又什么都原谅他了。”

而此时对话中提到的对象丝毫不知道自己被搭档比作了某种带爪子的小动物,他正在——实不相瞒——鬼鬼祟祟地潜入宴会主人的宅院,灵巧地翻过高墙,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活像脚下带着肉垫似的。

机械忍者为了混入这个化妆舞会,也做了相应的打扮。蓝色的,缀着流苏的围巾遮住了面容,而华丽的纹饰密密麻麻地点缀在他的护甲上面,连武器都换作了具有民族风情的弯刀。改装过的目镜上显示着刚刚麦克雷发过来的,从女主人处套出的情报,源氏一边浏览着那些信息,一边轻巧地躲进一个壁橱,一队安保人员毫无知觉地走了过去。

目标被非常恶俗地放在了一个巨大的保险库里面,配上一看就厚实无比的巨大密封门。溜门撬锁通常是麦克雷的专长,而源氏遇到这类精密的机器,第一反应是拔刀用龙神之力强行轰过去——岛田家的先祖要是知道龙神之力最后被用在这种地方估计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不过多亏了托比昂帮忙制作的小玩意儿,让源氏不至于丢脸到现场打视频电话给麦克雷求助——毕竟这里的保险库可是连着警报,容不得他暴力强拆。

铁门发出轻微的声响,缓缓弹开了。源氏看到里面错综复杂的激光阵,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样的主人根本不会有什么好品味,连电影里恶俗的保险装置都要抄个十成十,他难道没有意识到在那些电影当中,再浮夸的安保装置最后都是要被主角机智灵敏地破坏掉的吗?

以忍者的灵巧,穿过激光阵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这种激光警报有个致命的弱点,它是根据温度变化触发警报的,而源氏的机甲正好自带温度调节的功能。

他大概不会料到有智械——或者机械忍者会打上这里的主意吧。

这次任务的目标,那串流光溢彩的项链被忍者轻巧地捞进手里,他把战利品塞进胸口的暗匣,接着急速后退,就在他踏出保险库的那一刻,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想要呼吸下新鲜空气吗。”麦克雷为女主人推开露台的大门,他手表轻微的震动提醒他自家小忍者已经接近目标了,现在他要考虑怎样脱身的问题,只是今晚的女士们有点……热情过头了。

“那就麻烦你照看下这个小家伙了。”女主人把手中的柯基交到麦克雷的手里,自己从手包里面掏出一根女士烟点燃,她深深吸入一口,然后向前倾身,把薄荷味的烟雾吐在麦克雷的脸上。“我想,今晚我能找到方法让你摘下那该死的假胡子的。”

纤长的手指抚摸上麦克雷的衣领,就在这时怀中的狗狗被烟雾呛到,汪汪叫起来。

“看来我们的小家伙有点吃醋。”麦克雷一边保持微笑,一边在心里祈祷源氏快点完事。

这时候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宾客们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女主人掏出终端查看状况,而麦克雷借此机会闪身躲进了露台宽大的窗帘后面,沿着一早勘探好的路线向后院溜去。

“好吧,小家伙,看看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麦克雷无奈地对怀中的狗狗说道。

源氏也不再掩藏行踪,他一路疾行,拔出短刀将射向自己的子弹一一反弹回去,“准备接应。”他对着通讯线路小声说道。

“半分钟内赶到。”麦克雷还是那副懒洋洋的声音。

源氏跳上高墙,这超越人类极限的动作让追兵楞了神,下一秒他就在外院落了地,他朝着标识牛仔方位的方向跑去——就只有一点距离了,正在此时他听到一墙之隔传来犬类的低沉吠声。

麻烦了。他想,这些狗一叫起来会引来人不说,更别提就算硬碰硬他也不想和一群狗肉搏。

万般不情愿,他还是咬咬牙爬上了墙头,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些龇牙咧嘴的大狗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似的,纷纷向着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前赴后继颇有黑色星期五商场人潮的架势。

来不及细想,他转过一个弯,看到自己的搭档,那个无比张扬作怪盗打扮的男人斜靠在一辆艳红色的跑车旁,流线型的车身像是某种猛禽。怪盗摘下自己的礼帽,挽了个花哨的花式。

“上车吧,这位异乡的旅人。”麦克雷夸张地鞠了一躬,为源氏拉开了车门。

源氏在目镜下翻了个白眼,却忍不住扑哧一下笑起来。他把自己摔进皮质座位,而另一边也传来车门上锁的声音,随即引擎发出狂野的轰鸣。

“啧。”源氏把蒙面的布巾拉下来,露出伤痕累累的脸庞,他歪了歪脑袋,凑近像是某种小动物一样蹭了蹭麦克雷的肩头,随即不满地弹了一下舌头。“全是女士烟的味道。”

“嗨呀,有人吃醋了。”麦克雷大笑起来,他把车窗打开,点燃了一根雪茄——之前为了在女士们面前保持礼仪,他一直都忍着烟瘾,另一只手缓缓摸上了源氏大腿上那根系带——老天啊,那个吊带袜一样的设计实在是太引人遐想了。

就在这时,从麦克雷那边——准确来说是胯下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呜咽声。他的动作僵住了,慢慢移开一边膝盖,然后凑过去的源氏在他脚下那一堆为了短路启动车子而被扯出来的电线中,看到了一只乖乖坐在自己后腿上的柯基犬。

“这是……?”他伸手把狗狗抱起来,小狗短短的前肢挥舞了几下。

“女主人的狗,她可是帮了大忙呢。”麦克雷说,眉头因为自己被打断的动作而不满地皱起。

“你让她去勾引那些狼狗?”源氏笑出了声,笑声中掺杂着一点机械音,“你这个禽兽。”

“嘿!”在麦克雷有些不满的抗议声中,源氏抽走了他嘴边的雪茄摁灭在跑车昂贵的车门上,然后把烟蒂丢出窗外。

“有姑娘在看着呢。”他指指在自己腿上趴着的柯基,挠了挠小狗毛茸茸的耳朵根。“小家伙,看来你得暂时跟着我们一段时间啦。”

END

麦克雷负责貌美如花,源负责打打杀杀(不是)

也许会写后续,两人一狗的浪迹天涯。

评论(11)
热度(146)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