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历经种种波折真是太不容易啦!辛苦其它参与制作的妹纸啦么么哒爱你们。我这边的话收录了数星星,蝙蝠喵和迪克的单身派对演讲三篇旧文(旧文有追加内容),还有两个未公开短篇Lake of Fire(天使恶魔梗) 以及我的家人和其它外星人(蝙蝠家的度假奇遇) 

唉卖安利卖的太明显啦总之第一次出本很开心!比哈特                       

5-11:

BREF: Titled Self Portraits

Fandom: DC/Batfamily

Pairing: Kontim/Superbat

作者: JELLY-DROPS  @JELLY-DROPS  / 5-11

封面/内插: 青霉君

排版:  牯壮壮

宣图:尹梨园

字数: 5w

规格: A5

帝都slo9:S12哥谭大手

预售/场取点这里

收录:

JELLY-DROPS: 

Counting Stars

毛球与蝙蝠猫与氪星狗狗

Dick在Bruce单身派对上的演讲

Lake of Fire (未发布)

我的家人和其他外星人 (未发布)

5-11:

The Magnificent Alfred Pennyworth

你的爪子在我的肉垫上

#Plot Analysis (未发布)

极地列车和其他故事 (未发布)


未发布内容试阅:


Lake of Fire (天使恶魔AU)


克拉克和康纳并排坐在地毯上,洁白而巨大的翅膀展开来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房间,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光辉的色泽。

而布鲁斯和提姆一人拿着一把软毛刷,站在他们身后,梳理着那些支棱着的羽毛。

提姆被一些飞扬的绒毛沾到鼻子,打了个喷嚏,背后的蝙蝠翼扑腾起来,掀起了一场小小的羽毛旋风,这让他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提姆,我说过很多次了,如果你对天使毛过敏的话,我自己来就好了。”康纳担忧地说。

“不,我不过敏。”提姆揉揉发红的鼻头,“而且如果不能给我的天使刷毛的话,我算哪门子的男朋友啊。”

克拉克刻意地咳嗽一声,提醒他们这个房间还有其他人在。

“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用在一个房间梳毛。”克拉克说,“这是有点,怎么说,隐私的事。”

“你在开玩笑吗。”布鲁斯抬起克拉克一边的翅膀,用刷子大力梳过根部的短羽毛,这让克拉克舒服地整个翅膀颤抖了一下,“你要让可怜的阿尔弗雷打扫一个掉满羽毛的房间还不够,要打扫两个吗?”

“反正这些羽毛都会被达米安捡走。”提姆在检视康纳翅膀内侧的时候生气地发现少掉了好几根飞羽,“那个小混蛋是不是又拔你的毛了?”

“呃,他说他想要一根做标本,我就……”

“我可以再给他一点,”克拉克说,“我能看出他不好意思向我要。”

“克拉克,”布鲁斯严肃地用刷子柄指着他的男友,“你这是在诱惑恶魔堕落啊。”


#Plot Analysis (Youtuber AU)


你们谁能把Tt举起来吗?

“不能。”Jason说。“他有两百磅。”

@TDst 我想看你点评Tpile下kudo最高的那篇!如果不行的话你们能分角色朗读一下吗,不需要呻吟的部分!

“我们可以避开这个话题吗。”Tim挣扎。

“你是最有娱乐精神的。”Jason把手机扔给Dick。

“呃,哇哦,好吧,”夜翼惊讶地点开页面,他滑动手指飞快地看了两行,然后严肃地面向摄像头。

Tim小心地从他手里拿过手机,立即把脸埋在了手里。

“你们看到了什么?”Jason探头。“为什么每次都是在我们什么都没做的时候评论区会爆炸?”

“这里有一些很严重的误解。”Dick说。

“我们不会对未成年做任何事的。”Tim说。

“我也不会对他们做任何事。”Damian冷静地说。

“你看过那篇?!” Dick转头大叫。

“我以为我是这里最聪明的是一个共识。”Damian回答。

“这和聪明没有关系。”Dick说。“你不应该看这些。你还没有经历神秘人的性爱小课堂。”

Jason捏着手机滑到底端。“谢谢你们的建议。”他冲镜头说。“有机会的话我会让你们的小黄鸟试试看和我互相玩屌的。”

“我绝对不会吸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屌。”Tim翻了个白眼。

“让我们在被举报前或者网络崩溃前结束直播吧。”Jason真诚地说。“因特网,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说的每句话都有可能造成一些后果。”

“他们巴不得呢。”Tim嘟囔。

“Joanna想看我们现场对口型,恩,能把歌曲范围扩散到不和鸟相关的吗?”Dick说,然后点开了Green Grass Grows All Around*。

“现在这彻底不会结束了。”Tim呻吟。



我的家人和其它外星人


“干得好,艾斯,”我拍拍他的脑袋作为奖励,做为一只狗他真是聪慧过头。我把我的战利品——一只母蝎子和她背上满满爬着的小蝎子放进标本瓶里面带走,然后征用了格雷森的一个麦片盒作为他们一家的临时居所。

之后我犯了个非常愚蠢的错误。

那是又一个天气炎热的早晨,格雷森在房间里鬼混到午时才晃下楼来,然后打算给自己来一点午餐前的麦片。

我得承认,当时我被一只撞在纱窗上的特别奇异的蝴蝶吸引了注意力,等我意识到他拿起了我作为蝎子育儿房的麦片盒时已经晚了。

他倾倒了盒子,随着一阵似乎被拉长了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的蝎子从盒子滑落,掉进了他的麦片碗里面,小蝎子如同微型炸弹一样飞散一地。

格雷森发出了连歌剧女高音都会自愧不如的戏剧化大叫。

“妈的,”他开始飚脏话,这代表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妈的,这个他妈的怎么回事!我的麦片里有他妈的一窝蝎子!”

“迪克,这回轮到你注意语言了。”杰森听到这个动静,从门厅走进来,并且很不智地穿着拖鞋,所以他带着的幸灾乐祸的笑容只维持了一秒。

他一边大叫一边单脚在客厅里面蹦来蹦去,随即爆出了一串连哥谭码头的水手都甘拜下风的脏话,艾斯不明状况地兴奋起来,以为这是什么新奇的游戏,开始围着杰森摇尾巴并且大叫。

“达米安,他妈的,韦恩,”他大吼道,“你给我带着你的恶魔们滚回地狱去!”

“你污染了麦片的纯洁!”格雷森的声音更高一筹,“你让我以后怎么不带着心理阴影吃麦片!”

“少爷们,冷静。”阿尔弗雷德说,抄起了一把扫帚开始驱赶那些到处乱爬的小蝎子。

“别,阿尔弗雷德,”我发誓我那时的声音带着绝望,“别打死他们,他们还是孩子。”

这时候,父亲冷静地从楼上走下来,占据了楼梯最顶端的安全位置,并且如同往常一样,迅速平息了这场骚乱。

“你们都别动,不过只是些蝎子而已。”父亲把黑色的睡袍穿出了蝙蝠披风的威严,“克拉克,赶紧去把它们都抓起来。”


极地列车和其他故事


对于Alfred Pennyworth而言,Bruce Wayne不是他能遇到的最好的圣诞老人,他不笑,这不太具有标志性,但是当他将礼物塞进每一个孩子的长筒袜,他的确会露出适合一个圣诞老人的温柔表情。

乘坐圣诞雪橇给了他们一个审视世界的不同视角,在注意到喜悦和快乐之余,Bruce总是更容易发现那些远离灯光和火源的黑暗。

有些时候Alfred需要提醒他圣诞老人的职责仅限于此,他送去喜悦,礼物,节日的氛围,和希望,至于其余的事情仅仅由人们自身可以掌控。


Bruce第一次打破规则,是在他们遇到Richard Grayson时。

Alfred Pennyworth驾驶极地特快已经很难说有多少年,他在圣诞夜载相信圣诞老人的孩子们去北极度过一场难忘的旅程,同时也将那些年轻的灵魂带到他们归属的下一个世界。Dick是在那么多年终第一个选择拉下手闸的孩子,他在亡灵列车上看见飞向北极的Bruce,随后以一个小鬼魂能做到的最令人惊叹的方式爬到了火车顶。

“我就知道圣诞老人是真的!”他快乐地大叫。Alfred婉转地表示这对于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男孩而言倒是一个奇特的关注点。

“你叫什么名字?”Bruce开口。

“酷,你的雪橇没有驯鹿也可以飞吗?”Dick答非所问。

“如果我们再不发车,我们会错过今晚的渡轮。”Alfred说。

“我们要去哪里?”男孩大声询问。

“永息之地。”列车长回答。

他眨了眨眼。“酷。”Dick说,然后转过头看向圣诞老人。“但我可以留下吗?”

他的灵魂成为了Bruce Wayne的第一只驯鹿。


评论(3)
热度(73)
  1. LEONJELLY-DROPS 转载了此图片
  2. 超蝙4916JELLY-DROPS 转载了此图片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