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翻译】Daddy Lessons

Bruce帮助傻爸爸Clark抚养2岁的Conner的故事。特别可爱的超级宝宝

作者:atlaspeaks

分级:T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68416

授权:

简介: 
“Bruce……我只是,你能过来一下吗?我需要——不,不用,只要以Bruce的身份来就行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作者的话:

我在看少年正义联盟,而我只是想看Clark做爸爸的样子。而且我设想了Clark和一个超能力宝宝的故事,然后就有了这篇文章。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写蝙蝠家和蝙蝠爸爸的故事所以我希望你们喜欢这篇!

标题来自Beyonce的歌Daddy Lessons,主要是因为我没有办法停下听这首歌。

没有校对所以所有的错误都是我的。

正文:

 

 “Bruce……我只是,你能过来一下吗?我需要——不,不用,只要以Bruce的身份来就行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Bruce在Clark发出这条讯息的四个小时之后才读到它。他此前一直在工作——作为Bruce Wayne,做那些总裁的工作好让他的公司保持运转——并且Tam总是让他在参加董事会议的时候让他把手机放在他的办公室里。“只是为了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必要的地方。”她尖锐地告诉他。

 

他的手机识别这条讯息花了一点时间,而当他把手机放到耳旁收听的时候他还是心不在焉的。但是Clark的声音尖利,紧张,并且恐惧——让他感到自己脚下的地面消失了。他匆匆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通知别人,但是他在车上给Tam发了条短信。

 

紧急事务。明天处理完。

 

早点回来,是她唯一的回复,而这让Bruce感激她的支持。

 

从哥谭到大都会大概只花了半个小时。在一天的这个时候,大桥上总是被通勤的人们塞满。他给Clark打了电话,因为他胸口充塞着紧张,但是通话转到了语音信箱。

 

“是我,”他停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然后说,“我在过来的路上了。”

 

他的腿随着喇叭声和引擎声而不时颤抖,他给Alfred打了个电话,只是为了让手上有点事做。他告诉Alfred自己接到了Clark的电话,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但是他不确定。Alfred冷静地声音让他觉得呼吸没那么困难了。

 

“我会尽快回来。”他许诺道,“让Damian在出门之前吃点东西。然后告诉Cass我把她的飞镖留在工作台上了——如果她想用它们的话应该先把它们准备好。”

 

“我会照顾好孩子们,”Alfred回答道,“你去照顾Kent先生。”

 

他告诉他的司机——Raymond,Bruce努力记住他的名字——让他在街上放下自己,然后自己去消磨时间。至少要两个小时。如果情况有变他会打电话的。Raymond扶了扶他的帽子表示同意。

 

Bruce步子迈得很大,以便尽快到达目的地。Clark住在街上的一栋公寓里,但是Bruce知道公寓的前门至少有三周没有任何安全保障了。当Clark告诉他这一点的时候他很不高兴,让他更不满意的是他对此满不在乎的态度。Bruce知道当谈到安全问题的时候很少有什么能影响到超人,但是那种可能发生不测的想法已经足够强大以至于他想要在大宅修好后给他提供一间卧室。

 

“不要这么荒谬,Bruce,我不会有事的。”Clark对此付之一笑。

 

前门到现在都没有修好,并且铰链在他拉开门的时候嘎吱作响。门里依旧平和,安静。Clark的公寓在顶楼,而Bruce两步并做一步地爬上台阶。他脚步的回声每一下都击打在他的胸膛,让他回想起Clark声音里的急迫,而他的脑袋因为他可能在楼上看到的噩梦般的景象而陷入狂乱中。

 

Clark公寓的门是关着的,而Bruce急切地敲了门。门里传来微弱的一声,“它是开着的。”而Bruce推门而入。

 

公寓里面一团糟。损坏的桌子,缺腿的椅子,被扯开的枕头和被摔成碎片的花瓶。而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央,Clark让Conner躺在他的胸口。他的脑袋转向门口,亿万富翁看着他走进这一片废墟里。活着,Bruce长舒一口气,还活着。

 

他用脚踢了踢一个橱柜的门,把它挪走,弃置在一边。“这儿发生了什么?”

“Conner,” Clark 承认道。

Bruce看上去不可置信。“Conner?”他的视线在那个孩子身上扫了一遍,“一个小孩做了这些?”

“一个超级宝宝。”Clark纠正道,看上去仍然局促不安。

“你给我打电话了。”Bruce提醒他。

Clark畏缩了一下,“是的,我——Conner他,而我不能……”

教育上的问题,Bruce确定,没什么生命危险。这让他的紧张消散了,而恼怒取而代之。他把双手交叉在胸口,怒视着Clark,“你在我冲过来之前就不能说清楚吗?”

“Conner弄坏了我的手机。而为这种事用联盟的通讯器感觉不太对。

Clark看上去如此可怜兮兮,嘴角向下弯,头发乱糟糟的。这让他很容易得到原谅。又或者有可能Bruce只是对Clark Kent的魅力抵抗力薄弱而已。Bruce叹了一口气,把手放下,让他的肩膀放松下来。他脱下自己的大衣,把它丢在损坏的沙发上。他解开自己的西装外套,躺在Clark的身边。

他在躺下的时候嘟哝了一声,把他的手放在肚子上,双腿交叠在一起。他看着Clark,Clark也在盯着他。Conner还在打盹。

撇开其他不谈,Conner也是一个惊喜。对卡德摩斯的调查让他们发现了他,刚出生了几天,但是已经有两岁了。超人的克隆体。超人的儿子。Clark的手在去抱这个男孩的时候不住颤抖。这是这个孩子第一次被人抱起,第一次他不用被当做一个试验品。Conner是为了取代超人而被创造出来的,而看上去只有超人适合抚养他长大。

但是Clark从来没有当父亲的经验。他曾经和Bruce的孩子相处过,已经有足够大,但却不是别人游戏的牺牲品。他曾经与Dick并肩作战,和Tim说过话。他和Damian吵过架,因为这个小混蛋在打败那个外星人之前永远不会善罢甘休(他至今没有做到这一点,但是他每次都在更接近这个目标。上一次,他甚至都用“Kent”来称呼Clark,虽然他在这么做之后立刻离开了。)他在Cass试图学着第一次说话却遇到挫折的时候教过她手语。他也帮助Jason适应他的重生,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也有相同经历的人。

但是Conner是完全不同的。一个Kent,他的孩子。

“我很抱歉让你担心了。”Clark小声说道。

“我很高兴你没死。”Bruce回应道。

当Clark笑的时候,他的胸口震动起来。Conner吸了吸鼻子,然后不高兴地嘟哝了起来。Clark屏住了呼吸,眯起了眼睛。Bruce看着这个男孩不高兴地皱眉,拳头握紧又松开,但是他没有醒来。Clark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大松一口气。

“为人父母从来不是容易的事情。”Bruce平静地和他说。

Clark紧抿着他的嘴唇,眉毛的角度下垂。离的这么近,Bruce能够看见他左边镜片上的一道大裂缝,“我不觉得我能做到这些。”

“没有父母认为他们能做到,”Bruce说道。他自己无疑也是这样。他在Dick刚来的时候整整思考了几个星期,当他们的关系变得激烈而“蝙蝠式”的时候。他想过Jason,想到他把一切弄得一团糟。至于Tim,他在刚知道他做了什么的时候也这样焦虑过。你不会知道你将要做什么,Bruce意识到,你只能在自己犯错的时候知道。

“我只是——他是那么小,他不了解自己的力量,而且他总是哭。他不喜欢牛奶或者玉米片或者是苹果——我想他喜欢香蕉,他在把剩下的扔到墙上之前几乎吃下了一整根。“Calrk细数这些细节,”他讨厌我给他换尿布,但是他又不会自己上厕所——我是说,谁能训练一个小孩自己上厕所啊?“

Bruce抿紧了嘴唇来压低自己的笑声。但是看到Clark焦虑的表情,让他毫无尊严地笑了出来。Clark皱起了眉头,但是Bruce笑得停不下来。

“我会在谷歌上搜索这个的。”Bruce发誓道。

Clark看上去没有松一口气,“我还没准备好,Bruce。Conner也许和其它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在一起比较好。”

Bruce摇了摇头,发出一些不赞同的声音。“不,Conner需要的是他的父亲,他需要的是你。而不是别人。”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Bruce继续说,”而且你诚实回答我。你看着这个孩子,你觉得你能放弃他吗?“

Clark向下看去,Bruce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他能够猜想。Conner看着他的父亲——一样的黑色卷发,一样的鼻子,一样的唇形。一样的微笑,一样的力量。一样的胸口上的“S”。Conner双脚摊开在Clark的腰上睡着,而Clark抱着他的背,留出的缝隙远比这个孩子需要的多。Bruce看着Conner向他的父亲贴得更近,而Clark的手指在男孩的头发里梳理,头发被拨弄到一边。

“不。”Clark承认道。

“你能做到的。”Bruce告诉他,而Clark跟在后面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而且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你不是第一个有超级宝宝的人。”Bruce用手肘轻推Clark的肩膀,“而Martha自己就做的不坏。”

Martha总是让Clark微笑起来。(她也让Bruce微笑)。

他们就这样躺在那里,一言不发。Bruce本来愿意在这里待更长时间的,但是他感到他的背开始疼,而Raymond还在附近等待。但是即使这样,他知道他不能把Clark和Conner丢在这个灾难现场。

他站起来,伸展他的背部知道它发出轻响。他把衬衫下摆从裤子里扯出来,然后松开了他的领带。他活动下肩膀,“整理下行李。”他命令道。

“啊?”Clark满脸茫然。从上方俯视着他,Bruce觉得他看起来那么像一个人类。

Bruce重复了他自己的话,“我不能让你待在这里。看看这一团糟。对孩子一点都不安全。”

“但是他会打坏你的东西的。”Clark回答道,被他想象中的场景吓到了。但是Bruce轻笑,坚持道,“我反正在考虑重新装修。”

Clark皱眉“Bruce-“

Bruce扬起一边眉毛,等待着。Clark固执地回瞪着他,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放弃了。Bruce觉得这是因为他也不是很想继续待在他公寓的废墟里了。Clark努力试图站起来,而孩子躺在他的身上。

“我来抱他。”Bruce提出,而Clark没有犹豫。Bruce知道这种信任意味着什么。

Conner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对Bruce的出现表现出困惑而不是不快。他比大多数两岁小孩要聪明——Bruce让Star Lab调查了那些安放在他脑袋上的东西,以及它们在心灵感应上的能力,他自己也进行了研究——即使他缺乏在口头表达和社交方面的能力。

“你好Conner,”Bruce喃喃道,“还记得我吗?”

男孩发出了一些声音,小小的手抓住了Bruce的领带。他认为这意味着一个肯定的答案。

“好了,我准备好了。”Clark说,一边背着一个行李袋和一个儿童包。Conner因为他爸爸的声音回头,扯着Bruce的领带发出很明显的撕裂声。那块可怜的布料攥在Conner的手里,剩下的松松垮垮从Bruce的领子上挂下来。

Clark的脸上再次显现出那种“我不能胜任”的表情,而Bruce摇了摇头,制止了他的自我怀疑,“我有足够多的领带,Clark。别为这个担心。”

Conner在去哥谭的路上完全醒了。他不停扭来扭去,试图盯着一切东西看。他刚开始学说话,但是他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他指着街灯不停重复:“得—恩。”直到Clark和他说:“是的那是灯,Conner。”

当男孩爬上Bruce的大腿,他把孩子举起来让他看向窗外,说:“那这个呢Conner?你能说‘车’吗?”

“切,” Conner说, “切. 切. 切. 切。”

“车。”

“切。”

“车。”

Conner对他皱眉,“切。”

“好了孩子,足够接近了。” Bruce说,他不能抑制住自己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子摩擦Conner的。而这让男孩大笑起来,用自己的手去推他的鼻子。

他能感到Clark在盯着自己。“别和任何人说这事。”Bruce嘟哝道。

“如果有人会相信我的话。”Clark下意识回答道,但他仍然在咯咯笑。Bruce感到温暖从他的后背蔓延到脖子,决定看在儿子的份上原谅他的爸爸。

Alfred在他们到家的时候等在门口。“Bruce老爷,Kent先生,小Kent。” 他问候道,然后瞪了Bruce一眼,“你就不能事先打个电话吗?”

“不想让Conner拿到手机,”Bruce耸了耸肩解释道,“他今天已经砸坏一部了。”

Conner吐了个口水泡泡。

Alfred哼哼了一声,接受了这个说法,虽然没有完全相信。“我知道了。”

“有人在家吗?” Bruce问道, Alfred立刻回答道, “Richard少爷受伤了并且拒绝接受治疗,所以Gordon小姐正在对付他。Cassandra小姐和Damian少爷出去了。Timothy少爷在蝙蝠洞里调查一些东西。Jason少爷还没回家。”()他已经好几周没回家了,但是Bruce知道Jason会在他觉得舒服的时候回家。他只需要确定他留了一扇窗户没关。)

Alfred看着Clark, “我会给你和小Kent准备一间房间。”

“谢谢你,Alfred。” Clark由衷感谢道,而Alfred为他的微笑而感到高兴。

Bruce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Dick身上, 对他的感激心不在焉。 Dick应该在他的卧室里,而Bruce在玄关可以听见他和Babara的争吵。他声音里的愤怒表明他没问题,但是Bruce需要亲自确认。

“Dick.” 他说。

“你好,老爸。” 而Bruce仍然没有适应这个称呼。

“很好,蝙蝠来了——你能不能让你儿子就坐着不动?”Babara的担忧中隐藏着愤怒,而Bruce知道她就快要采取战略措施了。他自己也曾经历过几次这个。

“我很好,老爸,我发誓,只是擦伤。” Dick坚持道。

Bruce把他的胳膊交叠在胸口,皱眉道,“按照Babara所说的做。”

“老爸——哦真是太棒啦,你们带Conner来了。”

Clark站在门口,担忧地往房间里面看,“你还好吗Dick?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Clark, 我保证,” Dick露出一个大大的,充满魅力的笑容,“我能抱抱他吗?” 

“在你把你的胳膊包扎了之后才行。” Bruce插话道。他扬起一边眉毛,等待着。Dick看上去对此并不高兴,但是他遵从了。他在Babara为他治疗的时候保持不动,然后在她一放开他的时候就扭动起来。他给了Bruce一个“你这下满意了吧”的眼神,而当Bruce点了点头表示接受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向那孩子伸出了手。

Conner被这个动作逗乐了,在他被抱走的时候没有发出抗议。Bruce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好奇心还是仅仅因为他习惯了这样。卡德摩斯有很多科学家——Bruce读了他们所有的文件。Conner在Dick挠他痒痒的时候大笑,手指抓来抓去。

“嗯,你知道你的哥哥是谁。” Dick得意洋洋地说。

Clark一下子脸红了, 而Bruce感到一阵暖意,“Dick…”

“什么?”他假装无辜。Barbara笑出了声。 

“哥—哥, 哥——哥, 哥——哥,” Conner念道。他看着Clark,“哥——哥。”

Clark犹豫了一下, 但是他笑了起来,伸出手来摸摸他孩子的头发, “是的,Con,哥哥。”

“哥——哥。” Conner高兴地说,开心地在Dick的脸颊上拍手,声音之大都有回声了,而Dick退缩了一下。

“你真是个强壮的小家伙,是嘛?” 他评价道,把自己的脸移开好搓搓脸颊。他会有些淤伤,Bruce知道, 而Clark也知道。

“我很抱歉。” Clark听起来又变得很惶恐。但是Dick微笑道: “这没什么的,谁没有几个兄弟造成的淤青啊?”

Barbara也笑了, 带着些鼓励,“我们会解决它的。”她承诺道。

Bruce点点头,伸手抱着Clark的肩膀,用让人舒适的力道按了按。“我们会的。”

他的语气很坚定,而Clark也点了点头,先是缓慢地,但是之后变得更加有信心了。Bruce的手停留了一会,然后让他的手滑落下来。Clark身上的热度褪去得太快,而他紧握住手掌好让那热度多停留一会儿。

不久后,Clark把Conner放到床上,四周围了一圈枕头防止他滚下来。Bruce看着这一切,而Clark调暗了灯光进了卧室。

“谢谢你,” Clark小声说, “收留我们。”

“任何时候都可以,” Bruce保证道,他是认真的。“虽然我们应该给他一张自己的床。”

某种不容易打破的材料。Lucius会很乐意发明它的。

“你不需要——” Clark开口。

“我愿意这样做。” Bruce打断他道。

他们站在那儿,盯着彼此,然后Bruce想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吻他……

他没有吻Clark。

Clark吻了他。

那很轻柔,只是嘴唇间的轻碰,但是它偷走了Bruce的呼吸。它几乎只有一瞬间,然后Clark慌张地退开了。“晚安Bruce。”他说,关上了门。

Bruce盯着门板看了一会,轻舔了下他的嘴唇,尝到了Clark的味道。 

在他身后,他听到:“那么谁是爸爸——哦,Barbs,那很疼!”

Bruce的嘴唇上扬。在这个房子里,基本上没什么事能够保密。

第二天,Damian在早餐桌上盯着Clark和Conner看。Clark在Conner讨厌食物这一点上是对的,不过他看上去挺喜欢牛奶泡的麦圈,虽然大多数的牛奶都流到了地上。

“他总是弄得这么一团糟吗?”他不高兴地皱眉。

“他还小,给他一次机会。”Tim用手肘推了推Damian。他皱眉,握紧了靠近他那边的手,看上去就像要向他的兄弟脑袋上砸点什么了,如果不是Cass把橘子拿出了他能够到的范围。

“我认为一个实验室应该会给他更好的生存技能的。”Damian继续指出。

Dick把手放在他弟弟的脑袋上,迫使他低下头,“对你的弟弟好点儿。”

Bruce端起他的咖啡,喝了一大口。Clark低下头,假装专注于擦干净Conner洒到手上的牛奶。


"弟弟?“Cass说,好奇地转过头来。她扯了扯Clark的袖子,用手语说:”你最终还是告诉他了?“

Clark的耳朵边缘变成了粉红色,没有用语言表达。

Cassandra的笑声很美妙,甚至很明快。Dick的眉毛纠结到了一起,而Tim的嘴巴吃惊地张成了O形。

Bruce打破了这个气氛,虽然他因为他家人的幸福而感到高兴。“好了,我必须去工作了——你也是。“他指着Clark。”男孩们,不要打架,相互帮助照顾Conner。让他远离一切不可替代的东西。“

“如果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打电话给我。”Clark补充道。他看上去很焦虑,自从他们找到他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离开他的男孩。

“别忘了写作业。”Bruce说。

男孩们回以保证,而Alfred则确保他会看着所有的男孩。Bruce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想道如果他没有他的管家的话绝对会不知所措。

“我先去把Conner弄干净。”Clark说,站起来把男孩从他的大腿上抱起。

“我在车子那里等你,亲爱的。”Bruce充满魅力地一笑,然后在离开之前,在Conner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在Clark的嘴唇上落下另一个。

Clark再见到他时看上去手足无措,戴着变形的眼镜。”你吻了我。“

“你吻了我。“Bruce耸了耸肩,“想再来一次吗?”

Clark的嘴角挂上一个明显的笑容,“等我下班。”他承诺道,而Bruce愿意为此做任何事。

(Jason回到家,发现屋子里一团糟,而一个小孩坐在Damian的大腿上打盹。

“这他妈的怎么回事?”他脱口而出。

“父亲让我们负责照看小孩,Conner好像比较喜欢我,” Damian歪了歪脑袋,像是在思考这怎么可能,“这让我很吃惊。”

“这不是那个Kent家的小孩吗?” Jason问道,Damian回答说, “是的,但是现在,鉴于父亲对Kent的喜爱与日俱增,他也是我们的弟弟了。”

“弟弟?” Jason重复道, 想了想,然后大笑起来,“好的,老家伙终于下手了,真是磨蹭了很长一段时间啊。”

Damian赞同地叹了一口气。 “这很累人,而我希望那个外星人值得这一切。”

Jason回想起他刚复活的那段时间,他愤怒而震惊,无法控制自己,甚至被压得无法呼吸,他又想起Clark从他脸上擦去血迹,让他去借一身衣服,这样Bruce就不会知道他干了什么。 他还记得他们之间的对话,他是如何让他觉得自己是Jason而不仅仅只是红头罩。他回答道:“是的,他值得。” 他摇了摇脑袋,然后大声说,“好吧,让我来看一看他。”

Damian皱了皱眉:“别弄醒他。” 

“我不会弄醒他的。” Jason坚持道。

他这样做了,而Conner在地板上锤了一个洞。Jason没有预料到这个。

Conner喜欢用手抓着他的那撮白色的头发,而Jason对他高兴的脸露出一个笑容。“一个弟弟。” 他喃喃道“这还不错嘛。”)

END

评论(28)
热度(369)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