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韦恩一家

亚当斯一家的梗,主要想写老爷和酥皮无时无刻秀恩爱

这两个人会非常非常肉麻,真的

即使居住在这样一个罪恶之都,人们都会害怕住在郊外的韦恩一家,他们占据了哥谭市最幽密阴森的一片森林,最潮湿寒冷的一个大湖,以及最历史悠久毛骨悚然的一座大宅,他们离群索居,富得流油,并且品味相当的……与众不同。

清晨的阳光穿过厚重的百叶窗打进主卧中央那张巨大的,挂着典雅黑色丝绸床幔的大床上,韦恩家的家主发出一声呻吟,用手遮住打在脸上的阳光,背过身把脑袋埋进自己丈夫的胸口。

“怎么了,布鲁斯?”克拉克在半梦半醒中问道。

“那些阳光,”布鲁斯用一种戏剧念白似的语气说道,睁开的蓝眼睛在阳光直射下像猫一样眯成一条缝,“那些你赖以生存的阳光,它们灼烧着我。“

”哦,那是我的疏忽,昨晚的夜色太美,而你又热情似火,竟让我忘了关上窗帘。“克拉克捧起布鲁斯的脸颊,把嘴唇印在他的额头上。

“不,克拉克,你是太阳的造物,”布鲁斯抱住自己丈夫坚实的肩膀,“我的美人,你在太阳底下看上去那么美,为了看你一眼,我情愿被太阳烧成灰烬。“

“我的浪子,”克拉克翻身压在布鲁斯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为他遮住阳光,“我的氪星小月亮,我愿意为你生活在黑暗里。”

“来吧,我亲爱的,让我们把昨晚在月光下做的事情再做一遍。”布鲁斯一边吻着自己丈夫坚实的胸肌,一边说道。

与此同时,在孩子们的卧室里。

“该起床了,两位少爷。”一年四季永远一身黑色西服的管家用标准的英式口音提醒道。

两个埋在枕头里的小脑袋一动不动。

管家没有再次催促,他只是走到窗前,哗啦一下拉开了所有的百叶窗,让灿烂的阳光像洪水一样充斥了整个房间。

提姆发出一声像是要被勒死的尖叫,而达米安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

“请在十五分钟后到楼下用餐。”阿尔弗雷德向他们点头示意,走出了房间。

“这都是你的错。”在管家出去之后达米安指责道,“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你往我的枕头里面放老鼠,我就不会弄到凌晨才睡。”

“你之所以凌晨才睡是因为你把我绑在床柱上并且试图用一把生锈的的弩箭射中我头上的苹果。”提姆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你的准头差透了。”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挣扎大叫。”达米安鄙视地说,“一个合格的韦恩应该在面对生命危险的时候毫无畏惧,并且要求更多。”

他们最后用了半个小时才拖拖拉拉地下楼,主要是因为提姆非要证明他的准头比达米安好,而最终结果是达米安的确毫无畏惧。

等到提姆吃到第二片抹了羊眼睛和牛内脏的吐司时,克拉克和布鲁斯才衣衫不整,带着一副性生活满足的表情下楼来。

“明天晚上是我们家庭聚会的日子,所有活着的人都不能缺席,”布鲁斯在吃了三块甜饼之后宣布道,“迪克也会回来参加。”

“已经这么多年了。”克拉克伤感地放下了手中的吐司,安慰地握住了布鲁斯的手,“但是我始终相信杰森会回来的。”

“我相信持续地向地狱祈祷一定会起到作用的。”阿尔弗雷德说道,“韦恩家的人从来不会被死亡这种事阻拦。再来点砒霜小甜饼吗,克拉克老爷?”

“谢谢,阿尔弗雷德。”

“我能带一点到学校吃吗?”达米安问道。

“您现在在长身体。”阿尔弗雷德说道,“小孩子吃太多砒霜的话会得蛀牙的。”

“再次回到家的感觉真好,”迪克格雷森深深吸了一口庭院里混杂着腐败树叶和水塘淤泥的气味,“我真想念这个温馨的小花园。”

“欢迎回来。”阿尔弗雷德说,“大家在等你呢。”

迪克走进门厅就被一把迎面丢来的长刀袭击了,他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偏头躲过了那把刀,让它插进钉在门板上的熊头上。

“真高兴看到你很有精神,达米安。”迪克快活地用一旁的拖把杆挡住对方刺过来的剑,“让我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长进。”

“等着瞧吧,格雷森。”达米安又换了个进攻方向,而迪克大笑着用一个花哨的动作躲开了,并且用他的拖把杆刺向达米安,“受我一剑吧,你这小混蛋。”

“你们俩就像双倍的堂吉诃德。”提姆充满厌倦地蹲坐在大厅台阶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甚至都不抬头看一眼他的兄弟们进行殊死搏斗。

“你还在搞你那些黑客行动吗,提宝?”迪克一边跳着躲避攻击一边说,“还记得布鲁斯叫你不要用家里的wifi黑进五角大楼吗?”

“那是因为他总是把网弄得很卡然后我们就没办法看新一集权力的游戏。”达米安用剑尖挑走了迪克的帽子,“你死了,格雷森。”

“哦,说到这个,”迪克并没有很沮丧,“帽子里有我给你带的礼物。”

达米安充满警惕地把帽子翻过来,从里面倒出一只比手掌还大的狼蛛。

“……你的品味很不错。”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兴奋说道。

“不用谢。”迪克快活地说,“对了,他们俩去哪了?”

“布鲁斯和克拉克?”提姆说,“他们在墓地散步呢,你懂的,那些浪漫时光什么的。”

与此同时,在墓地。

“今天的天气真好。”布鲁斯说,看着堆满了积雨云的天空。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俩第一次相遇的那天。”克拉克把他在自己的膝盖上抱得更紧了一点,他们正飘在一大片残破不堪形状可怖的石碑上方,几只蝙蝠从他们身边掠过。

“我还记得那个拍卖会无聊极了。”布鲁斯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说,“即使是埃及来的木乃伊都不能提起我的兴趣,直到我看见了你,那么苍白动人,在一个品味可怕的绿色水晶棺里面。我当时就想,怎么能让这样一位美人放在这样可怕的睡床上呢。”

“哦我到现在都怀疑是不是睡着的我更有吸引力些。”克拉克亲了亲布鲁斯的脖子,然后一路将鼻尖埋进他的衣领里面去,“鉴于前天我睡着后你做的……”

“我一点都不后悔把你救出来,”布鲁斯的声音如同黑色的丝绸一般滑进空气中,“结果是我少了一件珍贵的藏品,多了一位最珍贵的丈夫。”

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打断了宅子里的兄弟聚会。

“我们有客人吗?”迪克疑惑地说。

“韦恩家从不邀请客人。”达米安笃定地说,“这一定是伙强盗,你可得把他们留给我。”

“别傻了,没人敢抢劫韦恩家,自从迪克十五岁那次就没有了。”提姆从电脑上抬起头来。“一定是我网购的东西到了。”

“你买了什么?”

“就是一口棺材。”提姆不情不愿地承认。

“绿色的棺材!”达米安揭露道,“你不能指望从eBay上随便买一口棺材就会有氪星人附送。”

“我没想要一个氪星人!”

“谁会不想要一个氪星人?”迪克激动地说。

“我就不想要!”达米安强调道,“但是你说得对,德雷克就是在嫉妒父亲。”

“我为什么要嫉妒?”

就在这时背景连绵不断的敲门声停下了。

“都怪你!”达米安说,“现在好不容易来的强盗又走了!”

接下来随着一声爆破的巨响,正门整个坍塌下来,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门板的残骸后面,穿着皮夹克,头上带着一个鲜红的头罩。

“这他妈宅子里的人都死光了吗?”那人骂道。

三个争吵成一团的人一齐回头盯着他。

“所以不是快递。”提姆失望地说。

“你是谁?”那个人问道。

“现在的劫匪品味都那么差了啊。”达米安也失望地说,一边摸着爬在他手背上的狼蛛。

“你他妈又是谁?”那个红头罩气愤地问,把头罩取下来夹在咯吱窝下面,“我以为今天是老头子会在这里……”

迪克完全愣住了,他揉了揉眼睛,然后恍惚地说道:“小翅膀……?”

会写一个带KT玩儿的后续(大概)。有人想看吗

评论(23)
热度(207)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