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白羽

领主ver的kontim,不知为何给我写成了一个你无情你无意你无理取闹的情侣吵架,不过没有什么是来一炮不能解决的。





“有些事必须有人去做。”蝙蝠侠这样说道。




当然,超级英雄的出现就是有些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结果。

来自一颗破灭的星球,来自另一个宇宙,来自科学实验室的培养罐,来自黑暗中的城市。因为一场事故,因为过于早慧,因为一道闪电,因为无所畏惧。

或许这一切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不对的,因为最坏的事情总是潜伏得很深,连蝙蝠侠的计划都没有顾及到。

Tim看着超人离开的身影,白色的披风如同一道流星的尾焰。

同样材质的衣物被丢在他身后的椅背上,一套带着深灰,一套用了大片的纯白,长长的灰色披风蜿蜒拖到地板上。

Kon坐在椅子上,宽阔厚实的后背不知怎的被他缩成一团,就像他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有那么一瞬间,Tim看到了Conner Kent,穿着一套洗旧了的家居服,在他们的公寓里一张最不舒服的椅子上蜷缩成一团。

在他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动作之前,他已经从背后抱了上去,硬邦邦的椅背和乱糟糟的布料硌在他的肚子上,但是Tim只是将自己环抱在Kon脖子上的胳膊收得更紧了一点。

“再也没有什么秘密身份了。”Kon喃喃地说,“Clark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而他问我选择哪一方,他早就知道答案,因为没有Clark Kent就没有Conner Kent。“

“你是个人,Kon,不管你承不承认,”Tim回答,“我们选择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也这样做了,而是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

“你相信这些吗?”Kon抓住Tim的手腕,轻轻捏着那些长着粗茧的指头,无数次键盘的敲击,绳索和武器的磨砺,“我只是个影子而已,一直都是,我从未成为我应该成为的样子。”

“所以你应该成为什么样?”Tim甩开那些纠缠的指头,站到Kon面前去,“听着,只要我们——只要我还活着,Conner Kent这个名字就有意义,他对我有意义,你这个自怨自艾的超级大傻蛋。”

有那么一瞬间,Kon似乎想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不知道是想要揍他还是想要吻他,“而且如果你只是超人的影子,那么我就是蝙蝠侠的影子。我们没有区别,“他把Kon摁回椅子,自顾自地说下去,”你追随超人的脚步,我追随蝙蝠侠的,我们判断对错的标准都该死的一致,我知道你那个幼稚的’超人会做什么,卢瑟会做什么‘的单子。”

“你不是,”Kon抓住那只放在自己胸口的手掌,“我是一件被人制造出来的武器,但你是最好的英雄,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爱人——我有时候都会怀疑这是不是我在培养液当中做的一场癫狂的梦。”

“你可能是被当做武器制造出来的,但是你也可以自己选择去做正确的事。”Tim狠狠的一拳揍到了Kon刀枪不入的胸口上,对方下意识地向后闪躲怕他弄伤手指,混乱之间椅子被打翻,新制服掉在地上,而Kon微微向上浮了一点飘在空中。“至于这一切是不是个见鬼的梦,我们能证实它不是的。”他勾住Kon的脖子,把他往下拉了一点,狠狠地咬上那片刀枪不入的嘴唇。

他们纠缠着滚作一团,椅子踢到墙边发出巨大的噪音,Kon在撞上地面的前一刻止住了下落的势头,托着骑在自己身上的Tim,如同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一样落了地,雪白的制服被揉成一团压在身下,没人在意。

性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性能解决大多数问题,在被Kon急切地捏断皮带扣的时候Tim居然模模糊糊地想起来这句话是Bruce曾经说过的。

他急急忙忙蹬掉裤子,然后把Kon那件旧家居服的前襟扯开,塑料制的扣子再一次噼里啪啦地散落在地板上,他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每次发生这种事他事后总是要花上很久和Kon一起趴在地板上找纽扣,而且还和Alfred学了一手针线活——停,他刚刚批判Kon多愁善感,这时候他不能再自己悲春伤秋起来——然后他就被扒下了上衣,那件黑底印S的T恤,穿在自己身上总是过大。

“Kon,”他在对方的喉咙上咬了一口,然后是胸口,坚实的胸肌硬得像铁,接下来是小腹,如同撕咬一般的吻最后落在内裤包裹着的硬物上,他只是把内裤扒下来一点,那东西就弹出来,“Kon。”他从喉咙里挤出这个名字,在含进那根东西的时候用上了牙齿,反正Kon不介意——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Tim发现自己被按在地板上一大团布料里面,而Kon的手指胡乱地摸索着他的入口。“Tim。”氪星男孩的声音尖利破碎,他们如同第一次一样盲目慌张,急切得如同第二天就是世界末日,而且和那次一样,缺少润滑疼得要死。

Tim在被钉在地板上的时候可能叫了Kon,或者Conner,或者更有可能是把两个名字胡乱地混在一起呻吟出来,Kon只是更加用力地操进去,十指紧扣按住那个格外刺目的红S,Tim的黑发散开铺在雪白的布料上,蓝眼睛中满是情欲的碎片。

实际上两个人都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达到顶点的无声尖叫被一个吻封住。

事后两个人躺在地板上,“我可能没法穿这些制服了。”Kon喘着气说。“我还一次没穿过呢。”

“别傻了,你要真在意的话就没衣服穿了。”Tim翻了个身侧躺着,和Kon面对面,脸颊紧贴着被体温焐热的地板,“我希望Kal不要介意我们用洗衣机洗制服。”

“他自己也这么做,以前……”Kon忽然住嘴,此时此刻谈起一切还没面目全非之前的事情有点不合时宜。

而Tim伸手,用被他枕在脑袋下面的灰色披风包裹住了Kon的脑袋,“喂你干嘛……”

“无论你穿什么制服,无论你叫什么名字,”Tim看着从灰色布料中挣脱出来的Kon,“你都是我的克隆男孩,Conner。”

“而你会一直是我的罗宾。”Kon说。

“即使你有一天秃了头,”Tim微笑着给了他一个吻,“是的,我一直是。”






“你准备好了吗?”Kon帮Tim戴上灰色的手套,“你确信这一切都是对的?”

“是的。”Tim打开了他们公寓阳台的门,Kon忽然想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他们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间公寓了。

“那么走吧,My lord.”他说,握住了Tim的手,刺目的阳光照在制服雪白的布料上,如同在肩上生出了一对炫目的翅膀。

于是他们飞向空中。






而Kal曾经这样说过:“翅膀是把我们绑在天空的锁链。[注]”

END


[注] 这句话实际上是 米盖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 写的

写得非常像言情剧真是抱歉……其实很多肉麻的话都是官方自己说的你们信吗?

这玩意会有后续,好想也看提姆叫康纳My Lord啊。

评论(3)
热度(61)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