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超人的披风里有什么

与蝙蝠侠不同,超人在他的披风暗袋里面装了许多乱七八糟与战斗无关的东西。

梗来自这条微博

觉得小镇男孩看上去就像是往口袋里面乱塞东西的人(当然他也的确塞了)

1 百吉饼

“所以我们暂时被困在这里了。”联盟顾问在检查了飞船的情况之后宣布道。

“哦,不。”闪电侠烦躁地在室内踱步,身影化成一道金红相间的闪电在狭小的空间绕来绕去。“我就不该答应哈尔代他的班的。”

“其实也没那么糟糕。”超人安慰道,“我们的通讯还是完好的,援助在……呃,五个小时内就会到达了。”

“如果你没有超级新陈代谢的话也许是的,可是我上一餐还是五个小时前吃的半个甜甜圈呢。”

“我想……我这里还有……”超人说着拉开自己的披风翻找着些什么,然后,令人吃惊地,找出了一包百吉饼,点缀有蒜蓉。“可能有点干了,因为传送仪的缘故。”

“谢谢,蓝大个。你真是太贴心了。”闪电侠在他的面罩之下露出一个微笑,“你的披风简直和蝙蝠侠的万能腰带一样神奇!”

“呃,实际上,我正是从他那里得到的灵感,”超人有点尴尬地挠挠后脑勺,望向一言不发的黑色蝙蝠,“你看,鉴于我的制服样式,随身有个口袋方便多了。”

“我的万能腰带里面可没有零食。”蝙蝠侠回答道,“制服应该是用来作战的,超人,不是让你把它当做杂货口袋的。我觉得这次任务之后我有必要对你的制服进行一次‘仔细检查’了。”

超人为他放在那几个词上面的重音而露出笑容,他可还记得上次对方帮忙重新设计制服时发生了什么……“那就麻烦你了,蝙蝠侠。”

“还有,”当超人和闪电侠分享那包蒜蓉百吉饼的时候蝙蝠侠补充道,“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别和我说活,蒜味太重了。”

当然,那之后,在飞船上配有食物供给被加进了联盟日程,而闪电侠是对此最为高兴的那一个。

2 笔

通常在解决混乱之后,蝙蝠侠会和阴影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留下他善于沟通的同伴们安抚受惊的人群。但是这一次,他没能及时溜走,而是和他的同伴一起被一群刚刚从火场里面救出来的孩子围住了。

更加让人苦闷的是,那些孩子居然毫无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的自觉,缠着两个超级英雄就像蜜蜂绕着花朵似的,这比喻蠢透了。

蝙蝠侠认为超人是比较受孩子们欢迎的那一个,好吧,他的确是,因为现在他强壮的臂膀上已经挂了一群荡秋千的小孩了。

但是随即他感受到在自己披风上的一个小小的拉扯,他低下头,发现是一个满脸灰尘的小女孩,抱着一个皱巴巴的日记本。

“请问您能帮我签个名吗?”小姑娘的声音轻柔但是却没有害怕的成分,“这样我就可以有我最喜欢的英雄的签名啦。”

说真的,最喜欢的英雄?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前卫了吗?还是他身为恐惧化身的力量减弱了?

蝙蝠侠有那么几秒就楞在那里,直到又有几个孩子凑过来,递上各式各样的可供签名的东西,像是一件外套啊,一个笔记本啊,甚至有一只小小的布偶熊。

“……可以吗,蝙蝠侠先生?”那个女孩又问了一声,而这时候一支笔被以不容抗拒的力道塞到了蝙蝠侠手里,超人笑着替他回答:“他当然愿意,只是不巧今天他的万能腰带里面没有带笔,不过幸好我放了一支在我的秘密披风暗袋里。”

蝙蝠侠瞥了一眼那支油性笔,该死,还是带亮片的。

等到蝙蝠侠签了不知道多少名字,又被好多双小手拥抱过后,两人才得以脱身。

“你知道,”超人笑着说,“你一开始不答应画那个小蝙蝠的话,其他人就不会都让你画了。”

蝙蝠侠,以被超人抱着飞行时能做出的最疏离的姿势,给了超人冷冷的一瞥。

“哎呀,我们都知道你对小孩子根本没辙。”

“我只是不敢相信,你居然在制服里面装了一支签字笔。”蝙蝠侠沉默了一会说,“你表现得就像个电影明星。”

“哎,你得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有名的。”超人得意地说,”你能也给我画个小蝙蝠吗?“

3 花

在醒来后到意识到窗外有人的半秒内,布鲁斯至少想出了十几种应对的方法,然后他认出了那一块飘扬的红披风。

“进来。”他喃喃道,知道对方隔着玻璃也能听到,他按下了床头的按钮打开玻璃窗,而克拉克就像只轻巧的鸟儿一样落了进来。

他翻了个身,揪住那一块垂坠下来的布料,而对方顺从地低下头来,让他的恋人给他一个久别重逢的吻。一个宇宙任务让超人离开了半个月,而此时此刻,在韦恩大宅洒满阳光的卧室里,没有什么蝙蝠侠与超人,只有布鲁斯和克拉克。

“你尝起来就像是太空,”布鲁斯在分开的唇瓣间低声说道,“闻起来也像。”

“嗯,那可能是因为,我给你带了份礼物。”克拉克笑着又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他的暗袋里面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他在布鲁斯惊讶地眼神当中掏出了一大束花。说真的,那束花甚至都比口袋大得多,那到底是怎么放进去的?

当然,随即他的注意力就被那些颤动的花朵,或者花朵似的东西吸引了。他不是很确定,因为那些花梗上的东西就像是迷你小蝙蝠,而且还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扇动着翅膀。

“这是什么鬼?”他甚至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点。

“从猎户座摘的花。”克拉克怜爱地抚摸了一下那些花朵的黑色小翅膀,而那些东西发出了愉悦的唧唧声,该死,布鲁斯可以打赌那东西绝对不是植物,“它们让我想起了你。”

“第一,这话作为调情太老套了,第二,你把这东西带回来违反了联盟规定,很有可能会带来一场严重的外来物种入侵。”布鲁斯不是很想在这样的早晨拿出蝙蝠侠的口气说话,但是这太超过了。

“放心吧,布鲁斯,我已经检测过了,它在地球没有繁殖能力。“

布鲁斯仍然怀疑地盯着那束“花”,“我相信我得用蝙蝠电脑再检测一遍,克拉克,总之别再这么干了。”

那束花最终被插进花瓶,放在蝙蝠电脑旁边,并且一直都没凋谢的迹象,在每一次超人靠近时都会发出开心的吱吱声,与蝙蝠洞里的蝙蝠相互应和。

4 安全套

蝙蝠侠当然会在万能腰带里面放安全套,这不是为了哥谭的女反派们,而纯粹是因为他现在处于某种,办公室恋爱的状态中。

而布鲁西宝贝更不用说,他的西装口袋里总放着几个安全套,虽然不为人所知的是,他已经很久没和那些漂亮姑娘们共度春宵了。

所以布鲁斯根本没料到今天的情况,当他和克拉克吻得不可开交,彼此的身体激动地磨蹭,而他的手已经握住了那个蓄势待发的外星大家伙,结果去拿安全套的手落了个空。

其实整件事情都挺出乎意料的,他参与了一个慈善晚会而超人也作为荣誉嘉宾出席,他是料到最后会有一场激烈的情事,但是他没料到会是像这样,两个人悬空在酒店后壮阔的景观森林之上,而酒会就在他们脚下百米处热闹地进行。超人声称有一件联盟事务亟待处理,而布鲁西宝贝儿带着今晚猎艳的成果消失在人群中——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是此时布鲁斯骑在今晚共度良宵的美人的腰上,发现自己把安全套忘在了裤子口袋里,而裤子丢在百米之下某个露台的窗帘后面。

看来办公室恋情真的会影响人的思维,他叹了口气,向着超人伸手,“拿来,我知道你在披风里面藏着几个。”

“不管来多少次,我都觉得你是有X视线的那个,”超人从暗袋里面摸出一个塑料小包。

“其实我也很好奇,”布鲁斯一边用牙咬开那个包装袋一边含糊地说,“你是怎么在披风里面放那么多东西而不掉出来的?氪星科技?”

“也许只是我妈妈有世界上最好的缝纫技术。”克拉克一边把布鲁斯身上最后一块布料丢向空中,一边回答道,“行了,布鲁斯,不要让我在这个时候想起我母亲好吗,这可太尴尬了。”

5 蝙蝠侠

这是又一次与布莱尼亚克的交锋,当然,正义联盟大获全胜,除了联盟的主席和顾问暂时失去了联络。

“我们找到超人的信号了。”火星猎人在半个小时紧张的搜寻之后宣布道,“他正返回瞭望塔,但是蝙蝠侠的信号消失了。”

“总之先和超人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神奇女侠说道,眉头为了失踪的挚友而紧紧皱起。

几分钟后,超人的身影就踏进了联盟的会议室。

“很高兴看见你平安无事,“神奇女侠说道,”但是我们失去了蝙蝠侠的信号,你上一次看见他是在哪里?“

“实际上,呃,蝙蝠侠没有失踪。”超人有点尴尬地说道,手里攥着披风的一角,“不过他可能需要一点科技方面的援助,或者是魔法方面的,我想。”

“怎么回事,超人?”钢骨担忧地问道。

“最好还是让他本人来解释……可以吗,B?”他对着自己的披风说道。就在众人以为他中了什么精神错乱的魔法之前,那团布料动了动,然后,从暗袋里面钻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联盟顾问。

“我需要钢骨逆转一下上次制作的缩小激光。”蝙蝠侠努力地保持住一贯的形象,但是很可惜由于体积缩小,他的声音都变得又小又尖利。

“还有,戴安娜,我知道你想摸一摸,答案是不行。”这是他在钻回口袋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6 戒指

披风被留给了布鲁斯,这是一个无言的默契。超人在一阵惊天动地的能量释放后湮灭成灰烬,他的遗骸被挚友带走,作为克拉克肯特埋葬在他的养父母身边。而所有人都默认应该由蝙蝠侠,他的最佳搭档,来收下那条代表超人的披风。

多亏了玛莎的缝纫技巧和氪星科技,披风里的东西在那场爆炸之后完好无损,拿起来的时候甚至挺沉,如果不是披风的主人拥有巨大的力气,基本不受重力束缚,那早就会被坠得无法飞起来了。

现在布鲁斯盯着那块红色的布料看,那应该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破碎过又被修补好,丢失了又被找回来的东西,他自己甚至都无数次裹在里面,被带着飞入天空或者是陷入情欲。

他感到疲惫。他应该感到疲惫,但是他不允许自己这样,因为这让他就像是某种苦情英雄片中被留下的女主角,而这个城市,这个世界还需要蝙蝠侠。

他最终开始动手掏空那些暗袋,尽管同时在心里冷冷嘲讽这种行为与是电影末尾整理遗物的遗孀无异。

他掏出了半袋小甜饼,一些零钱,不知为何会出现的手表,一小条芥末酱。好极了,布鲁斯,他想道,幸亏你检查了,不然过两天这些食物就要在蝙蝠洞潮湿的空气中发霉了。

克拉克公寓的钥匙。记得过两天要帮他退租房间。

一个蝙蝠标。什么时候被他拿走的。

一包餐巾纸。克拉克,说真的?

一个小小的方盒,水晶制的外表上镂刻着氪星文字,而布鲁斯不需要打开都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摩挲着盒子光滑的线条,直到冰冷的水晶染上人体的温度。

最终,他将盒子留在了桌子上。

公寓可以先留着,他这样说道,戒指还是要等到本人来送才行。

评论(58)
热度(697)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