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忙于拯救艾泽拉斯无暇产粮
一个正直的furry控

迪克在布鲁斯单身派对上的演讲

简介:迪克决定在布鲁斯的单身之夜和大家分享一些新郎们的趣事。 

大量古早漫剧情,以及一些浪漫夸张的用词。这里的克拉克和布鲁斯以及迪克都超甜超甜的。

只是想写WF刊一家三口的梗嘛。


按照传统,这个时候应该是脱衣舞娘从十层高的蛋糕里面跳出来的时候了,但是鉴于我们还有未成年人在场,以及派对主角的极力阻挠,我很遗憾地向大家宣布,这个环节取消了。

为了向大家做出补偿,我决定进行另一项传统活动,分享一些准新郎官们的趣事。鉴于我今天喝得有点多,我可以肯定明天早上我会后悔自己说了这些的,不过现在,管他呢。

(不,布鲁斯,这是你的单身之夜,你得让我听完这个。戴安娜大笑着,用她能举起大楼的力气把布鲁斯按回了座位。)

我一直以为布鲁斯会是我们当中最先结婚的那一个,呃,说真的,我到现在都很疑惑为什么他们拖了那么久才结婚。

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俩是怎么坠入爱河的,要我说可能是一见钟情也说不定。

不,我不是开玩笑,你知道他们俩刚见面就睡到一块去了吗?

以防你们有什么不当的联想,我重复一下当事人的话:我们没有睡在一张床上,迪克,做你的作业去。

总之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们乘船度假,不知为何房间预订出了岔子,他们俩被迫住在一间房间里,你能相信吗?这种三流爱情小说的剧情?哎呀,反正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的。当然了,那天晚些时候发生了紧急情况,于是他们不可避免地发现了彼此的隐藏身份。

是的,没有轰轰烈烈的行星爆炸,也没有你死我活的互相争斗,更没有漫天花瓣飞舞和什么满月悬挂在天上,世界最佳拍档的初遇居然是在一艘游轮的双人房间里面,要知道他们可是近几十年来大众文学最热衷描写的对象,唉,真是可怜那些小说家的浪漫文字了。

从那之后,我就能时不时地在打击犯罪的活动当中见到超人了。得承认当时我激动得像个追星的青少年,好吧,可能是因为我确实就是,要知道,那可是超人啊,是当时每一个青少年的偶像不是吗?

无意冒犯,布鲁斯,蝙蝠侠当然是我最崇拜的超级英雄啦。

话说回来,我那时候可从没想过像今天这样在超人和蝙蝠侠的单身派对上发言呢,喂,过去的迪克,你听见没,你现在和偶像可是一家人啦,开心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三个的相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就挺像一家人了,我甚至还看到有LGBT群体把我们印在宣传平权海报上,谢谢。我很荣幸。

举例来说,有一次我们出去逛街(你们三个出去逛街?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哈尔看上去简直要被吓个半死了),我看上了一辆自行车,然后你们猜怎么着?布鲁斯说,不要乱买东西,你以为我们是百万富翁吗?(人群爆发出一阵大笑声,迪克自己也笑得不得不停下说话)哎,我发誓,他真的是这样说的。

当然啦,现在的我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生气,不过当时我只是个小男孩,所以那次我闷闷不乐了很久,直到那年生日,克拉克送了我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还附带了各种各样附加功能的,我简直都不舍得骑着它去上学啦。那天晚些时候克拉克悄悄告诉我其实这辆车是布鲁斯帮忙改装的,他只是那种,怎么说,害怕把孩子宠坏的类型,但这么多年以来我可以自豪地说,他给了我一个幸福的童年,尽管这个童年与主流价值观有点不符合的成分,不过就让那些批评家去见鬼吧。

让我们把话题转回趣事上面,有超人做搭档的好处就是,当你被逼进角落,有好几打机枪指着你,或者从高空掉下来,钩爪正好断了的时候,立刻就有一个钢铁之躯阻挡在你和危险之间,而且那个钢铁之躯还会帮你从世界各地带零食吃,我想,我和克拉克长久的友谊就是通过在阿福眼皮底下偷吃高糖分食品这一行为得以延续得天长地久的。不过,虽然布鲁斯从来都不说,但是我知道他喝的“夜巡咖啡”都是克拉克从意大利买过来的,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克拉克是用什么方法在高速飞行当中保持咖啡的热度还一滴不撒的,也许是某种氪星科技。唉,可惜现在在布鲁德海文只有星巴克可以喝了。

(这真是太可爱了,巴里笑着说。)

总之,是什么时候我发现事情不对劲的呢?大概是有一天,布鲁斯忽然在夜巡中失去了联系,我就执行了“蝙蝠侠遇到状况时的Plan A”,也就是联系超人啦。结果那天稍晚我看见克拉克抱着布鲁斯飞回蝙蝠洞,当时还以为布鲁斯受了什么重伤,吓得半死,结果发现他只是睡着了而已。据克拉克所说,布鲁斯是遇上了一伙持枪歹徒,骗他们说自己拿着硝酸甘油,一开枪就会爆炸,结果经过长时间的对峙布鲁斯撑不住睡着了。其实我早就到那了,克拉克一边把布鲁斯放上床一边承认,但是我觉得布鲁斯应该希望自己能搞定,所以我等到情况不对才过去帮忙的。

唉,简直没眼看。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把布鲁斯对我说的“我和超人要去孤独堡垒研究一下这种物质”自动理解为“我们要去超人的秘密基地然后在那里疯狂地做爱。”

(迪克!布鲁斯几乎是在嘶嘶叫了。)

所以当克拉克向我询问感情问题的时候,我才那么吃惊,我真的以为他们只是不想影响我所以刻意对我隐瞒的。(我错了,当他们在一起之后在我面前可是毫不遮掩。)那事儿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今天这场婚礼可是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呢。当时布鲁斯出去夜巡了——没带上我,因为第二天就要开学而我没有写完我的几何作业。别笑得那么开心,达米安。反正当时我被迫留在宅子里,好在那天没有什么毁灭地球的大事件,所以克拉克留下来陪我做作业。呃,不知怎么的,后来就变成我们俩一边吃点心一边聊天了(对不起,阿尔弗雷德),当时我正在对付一条特别难缠的辅助线,然后克拉克忽然就问起了布鲁斯的感情问题。他的原话是:”这只是出于关心……在那边加一条垂直线,迪克,哦,我要说的是,布鲁斯他最近和猫女的感情……进展怎么样?“

我是这样回答的:布鲁斯没有表现任何有进一步的打算。

克拉克接下来就陷入了沉思,就在我以为他被数学题难住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道:“你对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情谊怎么看?我知道这不合常理但是,有没有可能一个人只是被他同伴高贵的灵魂所吸引,而忽视了性别的隔阂呢?”

我当时大吃了一惊,以至于直接就把脑袋里的东西说了出来:“你和布鲁斯终于打算结婚了吗?”

而克拉克看上去比我还吃惊,他差点把我的作业本捏碎,并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回答说我还以为你们打算结婚之后才向我摊牌呢。

克拉克更吃惊了,他一再向我否认他和布鲁斯之间存在什么浪漫关系。

那时候的我,发挥了一个助手该尽的义务,顺势问道他是否愿意与布鲁斯发展一段超出友谊的关系。

感谢一起吃小甜饼培养出的革命友谊,克拉克没怎么挣扎就承认了,并且向我倾诉了对于布鲁斯冷淡态度的担忧。

我提醒他有一次布鲁斯中弹住院后发生的事情,当时布鲁斯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断绝和克拉克的合作,害怕身为普通人的自己拖累了超人。而在感情上布鲁斯可能也抱有这样的想法也说不定呢。

如果你去问的话,我想布鲁斯很可能与你有相同的想法,我最后说道,毕竟你们是世界最佳搭档嘛。

可怜当时的我,年纪轻轻就要给别人做恋爱辅导,我只能把从浪漫小说当中看到的话都用上了,其实心里根本没有把握。不过克拉克认真思考之后居然表示会考虑我的建议。

对了,你如果问我最后作业怎么办了……其实那天晚上我撑不住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发现几何作业已经做好了放在桌子上。

(他居然帮你写作业?康纳捏弯了叉子。)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提心吊胆的,到处寻找他们关系变化的蛛丝马迹,但结果是,我什么都没找到,真的,直到我有一天不小心把短棍从窗口掉了出去,当我跑出去找的时候,发现他们在宅子后面的湖面上做一些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事情,是的,湖面上,悬空着。

我真的不想回忆起那天的事情,我当时只是像每一个撞见父母做爱的青少年一样大叫着,一路狂奔着逃走,直到撞进最近的灌木丛里。

(布鲁斯此时已经放弃了抵抗,他拿出他对付罪犯的冷峻眼神注视着周围笑得浑身无力的正义伙伴们。)

你们大概不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吧,我是说,当我认为他们是一对的时候,他们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而当我以为他们的关系陷入僵局的时候,实际上他们早就,怎么说,暗通款曲了。(那个词不是这样用的,迪克。)

总之,后面的事情你们大概就知道了,所以对于明天的婚礼我真的一点都不吃惊,毕竟,从十几岁起我就料到有这一天了,这简直是某种儿时梦想成真啊。

END

迪克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痛欲裂并且完全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不过作为伴郎的他还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且之后整整开心了一个星期。

评论(30)
热度(983)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