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DROPS

空窗期,脾气暴躁
性向是猫和机械忍者

(翻译)有五次Alfred和Martha试图做红娘(而一次他们已经不需要那么做了)

Five Times Alfred and Martha Tried to Play Matchmakers (and One Time They Didn't Have to)
有五次Alfred和Martha试图做红娘(而一次他们已经不需要那么做了)

作者:Aniel_H

配对:- Clark Kent/Bruce Wayne

- Diana (Wonder Woman)/Lois Lan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1489524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60490078

授权:

     好像已经有个姑娘要了授权……不过作者姑娘说她还没翻译呢……所以我就贸然先翻译啦……如果撞了的话抱歉嘤
Summary:
这个故事里Alfred和Martha觉得Bruce和Clark是天生一对,所以他们决定组队撮合这两个穿披风的傻瓜。

作者的Notes:
几天前,我在汤上发了一条说我想看一篇Alfred和Martha做红娘撮合Clark和Bruce的同人文,但是因为没有人回应,所以我自己写了这个故事。请忽略逻辑而且假装Clark从没有死过。所有的谬误都属于我自己,而我希望你能够喜欢它!顺带一说,现在是凌晨两点所以这篇里非常有可能有错误……我要上床睡觉了

这是那种你之前从没预料到但又影响你余生的历史性会面。

超人的一个敌人绑架了Martha,但不幸的是当时那个外星人并不在地球上。Clark托付Bruce保护他的母亲,而后者也救出了她。他把她安置在蝙蝠车里,然后回到那个废弃建筑物里清理剩下的雇佣兵。

Martha坐在车里,盯着面前仪表盘上那些奇怪的,五颜六色的按钮,感到十分不自在。

“你在那里吗,老爷?“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她被吓得一抖。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问道:”老爷?"

"呃,“Martha紧张地喘了一口气,”他不在这里。蝙蝠侠还在那栋建筑里并且——“

Martha和Alfred之后都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开始的,但是好像是忽然之间,他们就像两个相识许久的老朋友一样聊起了天。实际上,大多数的对话是围绕着为一个穿披风的英雄牵肠挂肚是多么糟糕这件事展开的,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在他们意识到之前,他们就都在抱怨这两个傻瓜是多么难以安定下来,好好谈个恋爱。

“他们俩干脆结婚算了!”Martha半开玩笑地说。

在那句话之后,他俩谁都没说话,但是这沉默不是尴尬的,这是那种双方都在忙着思考造成的沉默。

“好吧,”Alfred也半开玩笑地说,“看来我们要对此有所行动了。”

Martha笑了。

而他们就是这样想出一个计划的。

1.

第一次尝试是相当巧妙的。Martha不屈不挠地每天给Bruce打电话(Alfred给了她电话号码)邀请他来堪萨斯的农场吃晚饭,好感谢Bruce不止一次救了她。当然,Bruce很"Bruce式"地在一开始拒绝了她。他告诉她,他不需要她的感谢,因为那不是什么需要感谢的事情,但是当Martha想做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能成功。再加上,Alfred和她站在同一战线,不断暗示性地向她提起堪萨斯的牛排多么的棒,而为了拜访那个美丽的地方他愿意付出拥有的一切。

最后,Bruce同意了。这就是为什么最后他把车停在房前面,坐在车里暴躁地说道:"这就是个骗局。"

当他还在为在屋子里等着他的未知情况做心理准备的时候,门开了,Clark Kent走了出来,身材完美,脸上带着巨大的笑容。

"所以你来啦。"他喊道,声音大到Bruce可以在车里听到他。

亿万富翁只是翻了个白眼,然后走了出来。如果这起到了什么效果的话,Clark的笑容更灿烂了。

"妈在屋里等着呢,"Clark告诉他,"她说饭快做好了,而你应该进屋里来。"

Bruce只是嘟哝了一声作为回应,跟着另一个人进了屋子。这间屋子很大,而Bruce怀疑因为她的儿子现在住在大都会,Martha有时会不会觉得寂寞。

但是这里有一种属于家的好闻气味,而且整个房子给他一种温暖而友好的氛围。

"Alfred过得怎么样?" Clark好奇地问道。

"他过得不错," Bruce回答道, 他的声音干巴巴的,"我和Diana谈过了,她说她找到了一条关于其他超能人类在哪的线索。如果我们走运的话,很快我们就能——"

"男孩们,"Martha笑着从厨房里面探出头来,"不要在我们快吃饭的时候讨论工作。Clark,亲爱的,你能布置下餐桌吗?"

"当然了,妈," Clark回答道,而Bruce有些着迷地看着他做这些。当他不穿着超人制服的时候,他听起来和看起来总是那么不同,而他说的话会带上堪萨斯口音。而这让Bruce感到一阵颤抖顺着脊柱滑落,而他不确定这种感觉是好是坏。

"坐下吧。"Clark和善地嘱咐他,把一把椅子拉出来让他坐下,然后去厨房拿餐具了。

"你需要帮助吗?"Bruce大声问道,这样另一个人就能听到他了。

"不。你是客人。只要坐下来然后等我们马上把菜端上来就行。"

Bruce坐下了,然后, 真的是立刻,Clark 和Martha把菜端到了他的面前。而即使是对他自己,亿万富翁也得承认, 它们看上去棒极了。美妙的,让人胃口大开的牛排几乎让他食指大动了。他先尝了美味的鸡肉秋葵汤,然后Clark把牛排和土豆递给了他。

亿万富翁已经习惯了最顶级的食物,不过那汤即使以他的超高标准来说,都是非常美味的。

"这很美味。"他说,感觉他必须得夸奖这些食物。

Martha的脸都亮起来了,而Bruce清楚地知道Clark的笑容是从谁那儿继承来的了。

"等你尝过牛排以后再说吧,"她的眼中带着一点调皮,随后补充道,"Clark做的牛排是最好的。"

Bruce扬起他一边的眉毛,看向那个被提到而立刻脸红了的男人,"你会做饭?"

"只会一点。"Clark承认道,忽然发现他盘子里的蔬菜特别有趣似的低着头。

"哦,拜托,"Martha笑道,"我在他还小的时候都不能把他赶出厨房!他总是想跟在我后面尝试一切,帮我的忙。"
Bruce感到一个小小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显露出来。他从没预料到这个外星人擅长厨艺。他带着更大的兴趣尝了那块牛排。

当味道在他舌头上融化结合成一个完美的组合的时候,他花了很多自制力才没有呻吟出来。"这很棒。"他在注意到Clark注视着他等着评价的时候喃喃道。

Bruce在咬第三口的时候问道:"那酱汁里面有什么?" 牛排太美味了以至于他的舌头都开始奇怪地发痒。

"这是花生酱!家庭秘方。"Clark宣布道,笑容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而Martha已经在脑海中欢庆胜利了。然而这胜利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她看见Bruce的脸变得苍白。

"花生?"他重复道,听起来有点喘不上气。

"是的,"Martha担忧得皱眉,"这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Bruce的脸迅速由白涨红而他开始被噎住了。

“Bruce?” Clark问道,他的眼睛因为惊吓和慌张而睁大了,而另一个人的脸继续涨地更红,用拳头敲了几下餐桌,明显试图告诉他们什么事。

"我的上帝!"Martha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声喊道,"Clark快打911,他过敏性休克了!"

"车—车——"Bruce绝望地呛咳着,他的手移到了他的喉咙处,好像他能阻止它肿起来似的。
Clark立刻就明白过来了,立刻飞到车里,找到了肾上腺素。

最后Bruce活下来了,只是不得不待在医院里。Clark看上去比他被这件事打击得严重得多,Martha花了好几个小时安慰他。当他终于睡着了,她打电话给Alfred,告诉他因为管家没有告诉她 Bruce Wayne的过敏症,几乎导致了这个亿万富翁的死亡,而且他们为撮合这两个傻瓜采取的第一步行动肯定失败了。

2.

第二次尝试经过了更多的深思熟虑。

Clark曾经把Lois Lane以朋友的身份带回家过,Martha很快就喜欢上了她,而且当她确信Lois是他儿子的挚友后,她把这个计划告诉了Lois。而女记者简直迫不及待想要帮忙了。

当Perry要求她为了一个社会事件去哥谭参加慈善晚会的时候,她拒绝了并且说服他派Clark去作为代替。

接着Lois和Martha就打电话给Alfred,好让他说服那位亿万富翁参加晚会。Bruce很明显不想去,但是Alfred告诉他如果他不照办的话,Alfred就打电话给Dick,告诉Dick他的养父是多么难缠。

Bruce最后在他为晚会做准备的时候一直抱怨个不停,但是稍晚一点,他在晚会上让摄影师给他拍照片,对每个人微笑和挥手,并且忽略了每一个关于他是否感到年事已高应该安定下来的问题。

就在差不多同一时刻,Alfred把Martha请到了蝙蝠洞,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情况,需要他和管家谈话,Bruce一直戴着耳机,所以他们可以听到两个超级英雄之间的对话。

“Wayne先生!” Alfred听到Clark的声音,他和Martha碰了个杯,杯里装的酒是管家只有在胜利时刻才拿出来庆祝用的– 不论这瓶酒多昂贵,Bruce老爷都不会发现它不见了的。 

“哦我记得……你叫什么来着……?”Bruce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醉意,但是Alfred很清楚他的情况。他也告诉了Martha这样她就不会认为他正在把她儿子和一个酒鬼撮合到一起。“Krent? Krant?”

“Clark Kent, 星球日报!”Clark的声音中有一丝愉悦——很明显他在欣赏Bruce的表演。“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你的观点,有关蝙蝠侠最近行为上的改变?”

Alfred笑了。他真的开始喜欢这个家伙了。

“我不知道,”Bruce饶有兴味地说,“你觉得我有足够的脑细胞来回答这个问题吗?我的意思是……我总是喝得很多,今天也不例外。”

当小记者回答的时候,Alfred可以想象出超人的表情,“哦,我 的确认为你实际上特别聪明,Wayne先生。也许只要你不再喝得那么多,你都能和蝙蝠侠一样聪明了。”

“他们在调情。” Martha低语道,喝干了杯子,高兴得顾不上其他事,并且又倒了更多酒。

Alfred正要表示赞同,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Alfred和 Martha都愣住了,他们听到了巨大的噪音,大部分是尖叫和恐慌的声音。

在那些噪音之上,Alfred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你好!哥谭的好市民们!我希望你们今晚过得愉快!我来啦!”

“Bruce,你还好吗?”Clark压低了声音,但是足够Bruce听到。这样Martha和Alfred也听到了。

Bruce只哼了一声作为回答。“Alfred,”他一边观察着周边情况一边对耳机说道 ,“我需要你帮我把制服装备上。”

“马上就好,老爷。”Alfred说道,几乎不能抑制住他声音里面的失望。

他关上通话,转向Martha说道,“恐怕我们的小计划得等一等了。”

她叹了一口气,第三次斟满了她的杯子 。

3.(这一段有Diana/Lois的成分)

“你在想什么?”

Lois正在床上完成,或者至少是试图完成一篇她明天必须上交的文章,她抬起头来。她的小公寓外头已经很黑了,而且她懒得开灯。

她听见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Diana站在浴室门前,身上只穿了Lois的浴袍。她看上去极其美艳动人。“有什么事情在困扰你吗?”她担忧地问。

Lois叹了一口气,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没什么,只是……”她没有说完,忽然觉得非常荒谬。她又不能说出或者决定Clark应该和谁约会。

Diana温柔地笑了,走向床,缓缓爱抚着Lois的手。“你可以和我谈谈的。”

“这真的没什么……就是……我和Clark的母亲谈过了而且……”Lois在察觉到Diana脸上露出的僵硬表情之后立刻停住了。“哦,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不再约会了并且我都不觉得我们俩曾经开始过。但是我和她谈过了然后我和Alfred也聊了聊—他是Bruce的管家—而我们都觉得我们可以试着撮合Bruce和Clark,开展一段浪漫情缘什么的。可是到目前为止,计划从来没有奏效过。”

Diana带着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她,然后她笑了。“也许,我也可以帮上忙。我有个主意……”

“不,”Diana拒绝道。她正和Clark以及Bruce一起站在宾馆的前台。他们需要乔装打扮来找到Lex Luthor先前留在中城的一条线索,而Alfred在旅馆里面订了两间房—当然Clark和Diana用的是假身份。Bruce想要假装他是和Diana是一对,但是现在看来这计划有些问题。

当Clark紧张地环视四周观察是否有人对他们投入了过多的注意力的时候,Bruce对她露出了微笑。亿万富翁问道,“你说‘不’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Alfred如他所说的安排了房间,但是有一点隐情—其中一间屋子只有一张单人床而另一间有一张双人床。然而,此时此刻,他们不能换房间了,所以Bruce提出和Diana一起住双人房。她拒绝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和你分享床。”她简短地说,试着不要笑出来。接着,她果决地走向前台,要了单人房的钥匙,留下Clark和Bruce在那儿傻傻地站了一会。他们交换了一个疑惑地眼神,然后做了和她同样的事。

“请给我们钥匙吧。”Bruce声音平静地说道,但是Clark能够听到他紧张的心跳声。前台先看了看他然后看了看Bruce,然后给了他们一个Bruce见过最为意味深长的笑容。当他意识到那个笑容意味着什么,他感到血液都冲上了他的脸但是他没有费神去向他解释他和Clark只是朋友而已。他只是低下头,等着她把钥匙给他。然后他不发一言地走开了。

以Bruce平常的标准来说,这房间太小了,并且真的只有一张大的双人床。

“我可以睡在地板上,”Clark提议道。

“不,还是我来吧。”

Clark对他皱起了眉头,“不。你是个普通人而——”

这不是他对另一个人说的最明智的话,因为Bruce的眼睛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火花,而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普通人?”

接下来是一场长达一小时的争吵,两个人都试图说服另一个人睡在床上,而Alfred,Martha,Lois和Diana通过Alfred放在房间里面的窃听器听着,翻着白眼以手掩面。他们最后没有拳脚相加地打起来真是个奇迹。

(接下来用了hot的双关,兼有性感和热两种意思)

最后,他们俩都别扭地躺在床上,尽可能地把他俩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为什么该死的那么热(性感),Clark?”

他们陷入了一段漫长的,尴尬的沉默。然后,Bruce几乎是紧张地噎住了,更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的身体很热(性感)……它产生了很多热量。”

又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然后,Clark感到他必须有所回应,说道:“好吧。”

是的,Bruce说道,这绝对很蠢。

“好吧,”Bruce因为Clark几乎和他一样紧张这一事实而感到小小的宽慰。“我不能改变我很热(性感)这一事实。”

这是如此愚蠢以至于Bruce想要神经质地笑起来。

最后,Clark打破了沉默。“这听上去很奇怪。”

Bruce喃喃道:“你也这样想?”

 

他们在接下来的晚上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入睡。

Alfred得承认这次尝试根本没有按照计划来。

4.

Bruce一脸不悦,“你说你不能打开这该死的门是什么意思?”

“嗯,通常来说,当一个人说他不能打开一扇门,他的意思就是他不能打开这扇门,老爷。”Alfred在Bruce咆哮的时候干巴巴地对着麦克风回答道。

有一群暴徒紧紧包围着车,而无论他做什么,门就是打不开。他甚至都不能电击他们,因为他们保持了一定距离。一个暴徒向车上扔了一块石头而Bruce气得咬牙切齿。一会一定要最先收拾这个家伙。

当然,是Alfred自行关掉了蝙蝠车的系统,但是Bruce不需要知道这个。

“做些什么!”Bruce命令道,“打电话给神谕!”

“需要我提醒你Gordon小姐正在约会所以不是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是不该被打扰的吗?你也该偶尔学学她的。“

“Alfred!” Bruce警告性地打断他,但是就像平常那样,他的话似乎对管家一点用都没有。

”别担心,Wayne老爷,“Alfred冷静地告诉他,”援助已经在路上了。“

”谁?“Bruce问道,希望那不是Dick。

”我通知了Kent老爷。“

Bruce的脸涨红了,因为气愤……或者至少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你做了什么?”

“我通知了Kent老爷,”Alfred以一种恼人的冷静声音说道,“他现在随时都可能到。”

Bruce想说一些非常非常冒犯人而且管家不会喜欢的话,但是他忽然听到了一阵现在已经很熟悉的声音,就像天空被极快地划开了。他抬头,而他已经在那里了。Clark极其壮观地落了地,一种他的超级英雄式的降落,并且极其有效地吓跑了一半的暴徒。

亿万富翁只是不赞成地对他怒目而视,但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Clark在飞出去痛揍那些暴徒的脸之前对他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你不需要通知他的。”Bruce对耳机抱怨道,完全知道那个氪星人能够听到他的话。

不到几秒,Clark就完成了任务。

“而且到底他准备怎么把我弄出——不!”Bruce在Clark抓住车门的时候大叫了起来,但是已经太迟了——那个外星人把门扯开并丢到一边,好像蝙蝠车只是个孩子的玩具似的。

Bruce给了他一个恼怒的表情。“你毁了我的车。”

“我在试着帮助你。”Clark皱眉说道,“Alfred说你因为被困在蝙蝠车里面而绝望了。”

Bruce咬紧了牙关。“我永远不绝望。我会把车开到蝙蝠洞这样我就能找出是哪里出了毛病了。”

“哦,”Clark至少出于礼节地为他的行为感到难为情了,”我很抱歉。“

Bruce对他眯起了眼睛,完全冷酷无情地说:”修理费是很昂贵的。“

“我不认为我能付得起,”Clark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明亮。“但是我能请你去喝杯咖啡。”

穿披风的斗士愣住了几秒,然后他带着一点慌乱回答道:“不。”

有那么一会,他敢发誓他听到了Alfred在耳机里面的嘘声,但是在他指出这一点之前,管家询问道,“你确定吗,少爷?我确定如果你只是放一晚上的假世界不会灭亡的。”

“我很确定。”Bruce踩下了油门。车子距离仅仅几英寸地擦过了Clark,当Bruce回头看的时候,他发现Clark一脸困惑。

亿万富翁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忽略他脸上滚烫的感觉,冷风吹拂在他的脸上。

5.

“非常感谢,Wayne先生,”Clark从他的椅子里站起来,对另一个人露出笑容。

Bruce用他惯常的,Brucie花花公子式的笑容回应他。

亿万富翁伸出他的胳膊和记者握手:“不,谢谢你!有一个优秀的,值得信赖的记者要写关于我的文章总是非常棒的。”

Clark的耳朵涨红了,而Bruce感到自己的嘴角又上扬了一点。

“你介意我送你出去吗?”Bruce几乎是调情式地问道,但是在最后一秒他保持住了自己的嗓音。

“哦,当然不,”记者看向他的包,“如果你愿意的话。”

在舒服的沉默中,他们从Bruce的办公室走向电梯,按下了按钮。这时已经快到晚上了——他们都忙于自己的超级英雄工作,拯救他们的城市,但是Clark真的需要写这篇文章,否则Perry会“踢着他的屁股把他赶回堪萨斯”——他是这么形容的。所以Bruce同意和他在Wayne大厦见面。

他们一起进了电梯,而Bruce按了按钮。他们现在独处了。

“你背上的伤看起来很糟糕。”Clark评论道。

Bruce冲着Clark不悦地皱眉,很轻易地从Brucie的身份中脱离出来,而且很明显对于他们谈话的走向很不乐意。“现在你在看着我衣服下面有什么吗?”

“不,我……”记者停顿了一下来组织语言,“你在我的城市,追捕小丑而且用一块氪石威胁我不要协助你。我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照看你了。”

“这根本没必要。”

“你差点在爆炸中死了!”

Bruce只是哼了一声,不说一句话。

“如果我没有把你拽出来的话——“

“我掌控着局面呢。”

“哦,”Clark打断他,眉头深深地皱起来。“所以我猜你打算自己爬出来?”

“我——”Bruce没能说完接下来的话,因为电梯这时电梯忽然停住了,但不是在他们要去的楼层。

他们互相瞪了几秒钟。然后Clark问道:“发生了什么?”

“很明显,电梯停运了。”

Clark走到操控面板那儿,按下紧急按钮让技师知道这里出毛病了。接下来的几分钟他俩都没说话,但是技师没有回应,所以他们被困在这里了,空间狭小,气氛紧张。

“我应该做些什么吗?”Clark扬起一边眉毛问道,再也忍受不了这沉默了。

Bruce摇了摇头。“这里有安保摄影机,如果你使用你的超能力,会被录下来的。”

他们继续别扭地站了一会儿。然后Clark再次看向Bruce说道:“你不需要独自做每一件事,Bruce,我们是朋友。”

Bruce把目光从地板上抬起,盯着Clark的眼睛好久,太过吃惊而说不出任何回应。他在那个外星人温柔而热切的目光下,感到血液在血管里涌动,心跳加速。Bruce想要避开视线,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在Clark美丽,深邃的眼睛里迷失。但是那双眼睛如此迷人,像是会催眠似的,而他不能移开自己的视线。他想和那个外星人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然后,他开了口,甚至都不确定他打算说什么,不过最终那也无关紧要了,因为就在那时,电梯再次移动了,而Lucius Fox熟悉的声音从电梯里的广播中传过来:“Wayne先生,看来你的电梯被人蓄意破坏了。”

亿万富翁扬起了眉毛,对这个避开话题的借口感到感激:“什么?”

在Wayne大宅的某处,Alfred呻吟一声,和Martha Kent一起挫败地举起胳膊。那天稍晚,Alfred打电话给Lucius,告诉那个人他刚刚毁掉了什么。

+1.

“我们毫无成效。”Martha说道,听起来很疲惫。她一边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洗着碟子。

“我们会想出些办法的。”Alfred对她或者他自己保证道。他不是很确定。

他听到Martha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我希望你是对的。”

她挂上了电话,而Alfred把脸埋进了手掌。事实是他正在变得绝望。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会以灾难,尴尬,或者Bruce落荒而逃收场。

Alfred看了一眼水槽上的钟。已经差不多早上10点了,这意味着他该回去工作了。他准备了和往日一样的早餐——吐司,咖啡,绷带——然后走上楼去Bruce的卧室。那位义警昨晚在外面待到很晚,而且Alfred在睡觉前都没有看到他,所以他不确定自己会看到什么。

管家爬上楼梯,走向那扇门。他在进房间之前敲了三下门。

他的眼睛立刻瞪大了。Bruce,就像往常一样的,不是早起的类型,发出了一声呻吟。那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然而,真正让人吃惊的是,他的蝙蝠侠制服的碎片散落在地板上,和一件蓝色制服以及一条红色披风一起。另一件让人吃惊的事情是Bruce床上出现的另一个男人。他和亿万富翁肢体交缠着躺在一起,直到Clark Kent的脑袋从一条毯子下露出来,他的眼睛疑惑地扫视了一圈房间。

当他和Alfred的视线对上的时候,他们周围的时间像是静止了似的。

Clark睁大了眼睛,瞪着另一个人。他看上去就像车前灯下的小鹿。

然后。“什么鬼,Alfred?”Bruce含糊不清地抱怨道,“太早了。”

在任何其他的日子里,Alfred都会用尽一切手段把Bruce弄下床,迫使他吃点食物。但是现在,Alfred太开心了以至于不想管那些。他确信他没有笑起来——主要是因为他欣赏着Clark极度惊恐的表情,就像那个外星人害怕Alfred会拿出他的猎枪杀了他似的——然后管家把装着早餐的托盘放在壁炉前的一张小小的咖啡桌上。

“非常好,Bruce老爷。”他说着离开了房间。

透过关上的房门,他听见Clark的声音:“你觉得他看见我们了吗?”

Bruce咕哝了一声。“你裸着在我的床上。你觉得呢?”

“哦。”

“就随它去然后再来吻我一次。”Bruce喃喃道,太困倦以至于不在意他刚刚说了啥。“那比忧虑要有用多了。”

Alfred听到Clark的轻笑:“如你所愿。”

接下来管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Martha, Lois 和Diana发短信:“任务完成。”

那一天,没有什么事能够阻止他们四个笑起来了。

END

评论(13)
热度(418)
©JELLY-DROPS
Powered by LOFTER